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7章 再到下滣
 猫儿一样的乖巧慵懒,陈以宁轻轻将手放在锦好的后背长发上。垂下来的目光中,是宠溺,是偏执。

 ***锦好是被自己一身的不舒畅给闷醒的。昨天荒唐结束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这活儿浑浑噩噩醒来,才发现自己仅睡了五个小时。泡在浴缸里,放松自己的身体,却始终没法放空自己的大脑。

 “锦好,女人别事业心太重,也可以适当地看看周围。”“和你直说吧,主管即将调任,上面让我物人选,我觉得你…你看着合适不合适?”

 看样子在抛出前途的橄榄枝,可实际呢?锦好睁开眼,蒙的眼前是雾气在升腾,在翻滚。凭实力,她未必会输,但这般的不识好歹,以后的路可就不好走。

 漂亮的女人在职场里越是想有事业心,最终绊倒她的也是事业。上司的话锦好懂,别人没听见,但他们也懂。该怎么做?心中的那杆秤在不停摇摆。

 放在台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打断锦好的思路。微微起身去够手机,凑近一看,又是那个“烦人”皱眉两秒,锦好还是将接听了这个电话,身体往后靠,合上眼,手机放在耳边:“喂。”

 “小锦,方案呢我昨晚已经收到了。做得很好。”啧啧。“主管的调任申请已经下来了。很快公司人员都会收到消息。”电话那头的人说到这里停顿片刻,“你是怎么想的呢?”

 有的人,觊觎半天,还非得拐弯抹角惹人嫌。锦好将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户上,手指指腹摩挲着蒂。“我怎么想的呢…”锦好幻想着昨晚的那个男人在抚摸自己。

 “你老婆在吗?”闻言男人“嘿嘿”两声,电话那头沉默良久,似乎是他在找寻一个安静隐秘的地方:“小锦呀你也知道。

 这一两次的事情也就你知我知,完事后一拍两散,管什么家长里短的呀~”啧,老男人,你硬的起来么?这话锦好不敢说。

 她将中指入自己的,幻想着昨晚的陈以宁在弄自己。大拇指不断按自己的小粒,同时提高自己的声。这声音是个正常男人都听得出来在做什么。

 绵绵的,勾魂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到一个男人的耳朵里,立马让他兴奋起来,“叫的真好听,我都硬了。”男生的声音油腻,情,还加重了呼吸声。

 “嗯哼嗯…”锦好仿佛没听见男人的声音,右手一个劲地捣弄自己的小,感觉到滑的水,却始终没法达到那个G点。沉浸在内的中指也一直在摸索着。壁的凸起却似乎被隐藏起来,怎么也找不到。

 无法达到高,这让锦好不得很,她睁开眼,耳边是那个臭男人在管。听着锦好的嘤咛,说着黄的脏话,还来劲。锦好直接挂断电话。巧合的是,手机屏幕上正好弹出某个人的短信提示。

 “昨晚的事,抱歉。”男人啊…都是事后忏悔。在子里了。抱歉是说昨晚做的太少,他还想要吗?锦好勾着个嘴,将短信提示滑走。偏偏她的身体就吃这一套,没有陈以宁的的滋润,她就真的求不满呢。

 ***时间过得很快,锦好处理完关于双十一的所有策划方案后准备开车回家,等到刚坐上驾驶座,手机就收到两条短信。一条陈以宁。

 “记得吃晚饭。”明明不是什么很熟悉的人,除了青葱岁月有几年的集,在那之后基本上就可以算是陌生人的存在了,那天是冲动,也算是情绪的发

 一两次爱狂,陈以宁就对锦好有不一样的关心。每天发过来的关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锦好从良,有了新,遇到真爱,但是对于锦好这种只想“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坏女人来说。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才是恶梦的真正开始。

 她不想落入爱情的陷阱。爱情,消磨人的意志,捆绑女人的枷锁。所以锦好看了一眼短信就忽略,反而是另外一条短信让她更在乎。

 “还有两天的考虑时间,昨晚胡伟明已经找我喝酒。”锦好嗤笑一声,踩下油门,小车开始缓缓行驶。

 开车开到一半,锦好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她给陈以宁打了一个电话,挂断后车子转弯,偏离往常的回家路线。陈以宁接到锦好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和学生视频给他指点论文中的错误。

 电话挂断后,视频里的学生发出调侃:“老师,是女朋友吗?”陈以宁将手机放一边,过一会儿才回答:“很快就是,下次给你们介绍。”

 这话立刻点燃学生的八卦之魂,激动地准备对陈以宁继续盘问,却被硬生生打回原形:“今天先到这里。”说着就径自挂断视频。

 锦好摁响陈以宁家的门铃没过一秒,面前就站着一个身着居家服,前还挂着围裙的高大帅哥。

 “在门口蹲我呢?”陈以宁侧身给锦好让路,锦好表现得像在自己家一样,自然地进屋,鞋放包。“正好在厨房。”

 陈以宁说这话,锦好将头伸向厨房,确实闻到食物的香味。环顾四周,简约低调的家居风格,看过去还真就和陈以宁的身份及性格合拍。嗯…也不太对。陈以宁就是个包。

 “这样啊~”锦好大方地绕过茶几桌,沙发落座,“我还以为你想我想的紧,一直在门口等着我来呢!”锦好单纯是嘴炮上瘾,习惯性勾引,没曾想第一次得到直白的回答:“嗯…也有。”她愣住。从前她遇到的男人。

 在锦好暗示的勾引之后,不是俯身上前热吻片刻来一句“你不也是吗”的反问后切入正题。

 就是骨地表达自己的望“不是我想你,是大巴想你。”该说这个弟弟太年轻呢?还是太会装了呢?

 锦好自己的发丝,翘着二郎腿的脚一上一下,身体往后仰,靠向沙发背垫:“这么想我还做什么饭呀,想要就直接点,姐姐不喜欢弟弟玩擒故纵那一套~”说着。还给陈以宁抛了个媚眼。

 果然这暗示终于起到作用,陈以宁几步向前,俯身,锦好心领神会地仰头,闭上眼。柔软的触感先从上传来,再到下,酥麻的感觉再传遍全身。

 锦好勾住陈以宁的脖颈,张开嘴,伸舌撬开陈以宁的嘴,一点一点导他该怎么进行下一步,等到身体慢慢热起来,锦好觉得时机差不多的时候,陈以宁竟按住她的肩头。  m.WUyY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