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8章 弯腰低头
 瓣分离,深重的洒在彼此脸上。“先吃饭。”此刻,锦好的脑袋里逐渐打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当锦好坐在餐桌旁,陈以宁盛了一碗皮蛋瘦粥在她面前的时候,难以置信的表情还在她脸上挂着。锦好单手支着脑袋,右手手指汤匙在碗里打圈圈:“你知道的,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吃饭。”

 陈以宁咽下口中的粥,抬眼看她:“我知道,先吃饭。”上一个为自己做饭的男人是谁呢?

 除了在餐馆做饭的大厨,大概就只有幼时记忆里的父亲了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以宁是第二人。这让锦好还真有些受宠若惊。锦好将碗往前一推,就像个闹脾气的小孩子:“没胃口,不想吃。”

 这种她从未接触过的温柔和细心…锦好内心有些慌乱,就算有年龄上的阅历让她能够做到不隐藏这份无措,却还是被陈以宁瞧了出来。

 “不开心吗?”陈以宁出餐巾纸擦了擦嘴,精致得像来自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华贵而优雅。明明是个弟弟,偏偏处事上比自己这个姐姐还成稳重。锦好有一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她翘起腿,收腹,额前的刘海遮住眼中的慌乱:“如果这些算前戏的话,未免过于冗长。不是说年轻人都是急的吗?”

 陈以宁站起身往锦好这边走来,锦好以为他这是被自己刺得有脾气了。没想到人家只是略过自己。锦好侧头看去,陈以宁似乎在冲泡什么。谜底很快揭晓,陈以宁为锦好泡了一杯燕麦。

 “你总是不吃饭,听伯父伯母说你的胃不好。”说到这里陈以宁面,视线在锦好脸上打了个转又移开到别处,“你知道我要你要得久,体力消耗大,还是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这真的是锦好有生以来听到最清新脱俗的劝人用饭的说法了,如此别致,以至于锦好真的鬼使神差地乖乖听话,燕麦一饮而尽。

 当锦好用带着甜香的味的小舌去陈以宁那寡淡的口腔中作的时候,陈以宁已经将锦好上身衣物全部下。

 锦好的两条腿夹紧陈以宁硬朗的,双手攀着他的肩膀,感受到自己的私处不断涌出暖,浸。陈以宁抱着锦好,缓缓地移动自己。

 薄的接触密不可分,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陈以宁的左手移到锦好部的位置,轻轻捏了捏。

 陈以宁的书房在卧室的隔壁,当他背靠着书房的门,锦好自然地握上门的手柄开门。“换个地方。”陈以宁是着声说这话的,锦好都感受到他的小帐篷在不断变大。都到这个节骨眼儿。

 他居然还挑地方?!锦好被陈以宁的不解风情逗到了,她挑眉调笑:“陈教授,都硬成这样了。书房不是更刺吗?”可陈以宁坚持。

 他圈住锦好放在他硕大器的手:“这里不好,去卧室吧,嗯?”就当她是被声音了吧。

 锦好小啄米般快速亲了陈以宁的小嘴两下,笑得灿烂:“一切服从教授指挥。”闻言的陈以宁眸加深,拖住锦好小的手都不自加大力度。锦好想的是陈以宁在方面开窍得比较晚。

 对于的应用场景有比较固化的观念,死板地认定做只能在上。实际上,陈以宁想得哪是当下,他的构思早就放在未来。锦好的错误想法,也会在之后被一一纠正。

 陈以宁将锦好放在上,自己跪坐着。干脆利落地下自己的上衣,出结实而男荷尔蒙爆棚的上身。

 和锦好记忆中文质彬彬的教授不同,陈以宁这身材分明就是在勾引女人犯罪,他成年了。成年了。锦好又在心中默念。对读书人下手,她还真是个妖。***锦好扭着身躯。

 看着陈以宁继续下半身的衣物,她以为他就要上来了。自觉地张开腿。锦好的子已经在进屋前被褪下。

 那从小出的水打了内,加深了私处那部分内的颜色。陈以宁的已经硬得发紫,圆润又硕大的头顶部冒着晶莹的体。

 空气中的味道逐渐暧昧,锦好伸手探到自己的私处,摸着自己凸起的小粒,用食指指腹轻捻按,嘴上也没有休息:“嗯姐姐想要呀,弟弟快来~”

 的话像是兴奋剂,陈以宁俯身,替过锦好的取悦自己的手,扒拉开内边,与锦好的身体亲密接触。另一只手从腹处向上抚摸,略过的每一处肌肤都在颤栗。

 在燃烧发热。是造物主为了生物更好地繁衍后代所创造出的独特的衍生方式,在方面,人类经过进化、探索、创新出各种奥秘。

 可以是爱的交流的方式之一。单对锦好而言,做是她放纵、发自己的最好方式,也是她逃避、舒缓自己的方法,在陈以宁一次伸入两手指进道的时候,锦好啊的一声,不弓起身体。

 感的身体在察觉到异物侵入,聪明地分泌润滑,是在放任异物侵袭,也在阻挡异物离开。

 “啊…呃”两人的息在封闭的空间内回,陈以宁跪着向前,抬起锦好的部,大手一把下锦好带着腥味的内,那是望的催化剂。

 锦好对陈以宁的印象,是一个爱擒故纵的小包,是对事刚开窍不就的小直男。按照锦好的刻板印象,此刻的陈以宁是要准备入了。结果没有。

 在做好容纳陈以宁大的时候没有预料中的感觉来袭,锦好睁开眼疑惑地看着他,只见陈以宁垂眼盯着自己被呦嘿包裹的,低沉地说道:“上次你帮我,公平起见,我要回礼。”

 算是给锦好开了眼,原来做还讲究公平。陈以宁拉大锦好的大腿张开角度,弯低头,薄凉的在接触到暖热的时,刺而舒的感觉蔓延锦好全身。“哈啊!”锦好自然地想夹紧‮腿双‬,却被陈以宁有力的大手操控者没法往里合。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小在被轻柔地,在被陈以宁滚烫的舌头舐,甚至,陈以宁还懂得模仿道的方式,用舌头在锦好的口前端挤弄着。

 “慢点啊…姐姐、姐姐好舒服!”小中冒出的水被陈以宁一滴不剩地进腹中,甚至往常认为冒得多的水,此刻却怎么也喝不够。软细的在陈以宁的畔,鼻尖挠。  m.WUyY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