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山娇色 下章
第42章 晶莹如玉
 等练习完了之后,也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因为早就吩咐了厨房,所以午饭自然十分丰盛,而且有了不少补血气的菜,任逍遥也是频频的给赵飞燕夹菜,让她的心里面一直都是甜甜的。

 午饭过后,任逍遥和赵飞燕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的兴致,清远县和京城,距离实在是太远,在这个没有电话没有网络的年代,即便是百里远近就和相隔千山万水并没有什么区别了。

 何况现在更是隔了上千里之远。赵飞燕柔声软语仔细叮嘱道:“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换洗的衣服还有你平常看的那几本书都放在那个蓝色的包袱中了,出门在外,要注意添加衣物…”

 莲儿突然忍不住哭了起来,泣声道:“公子,莲儿舍不得你…”任逍遥轻轻拍了拍她的香圆玉润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好了,莲儿,别哭了。

 我这次是和贵人一起去京城,不会有事的,等我在京城安顿下来,到时候我就派人来接你们,到时候我们就能见面了。”

 莲儿一哭,赵飞燕也跟着落雷,一朵梨花珠带雨的楚楚模样,任逍遥只好柔声安慰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他的膛的衣襟就已经被泪水给打了,临出门前不得不再换一身衣衫。

 背上包袱,携着逍遥剑,临出门前,任逍遥在赵飞燕和莲儿两女的樱上轻轻吻了一下,大步出门而去。当任逍遥背影消失在街角的时候,宅院门口却站着两个女人痴痴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眼泪止不住的往下落。

 任逍遥并不知道自己这一去,今后的人生将发生怎样的变化,美女佳人,倾国红颜,妖娆魔女,武林仙子,杀伐决断,铁血柔情…***天色阴沉,任逍遥却并没有因为天气而影响自己的好心,那首得意的笑,配着的笑容再次自他鼻里哼出。

 没过多久,天风酒楼,任逍遥深深了口气,迈步而入。还是没有招待,店伙计和掌柜都不在,任逍遥不心生疑惑,这店到底还开不开,要不要做生意了?

 周恒还在在二楼,坐在原来的位置,看样子已经来了一段时间了,安德海和李顺一左一右在他身后垂手侍立,听候差遣。

 从来都是别人等着自己召见月,今天却恰恰相反,自己坐在这里等别人,感觉很新奇。一次两次倒也罢了,周恒图个新鲜,若是每会都让他等,任逍遥的脑袋估计也在项上待不久了。

 任逍遥是现代人,那一套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道德对他全然不适用,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他又不是这周恒这个少年皇帝的子民,凭什么对他叩拜,当他如父如天。

 可以这样说,天地君亲师这一套任逍遥全然不顾,当然他也很尊敬老师这个阳光底下最光荣的职业,小学、初中、高中,抱歉,没有大学。因为周恒说过希望和任逍遥朋友论,这倒是正中他下怀,当然任逍遥也不敢表现的太过放肆。

 毕竟无知者无罪现在已经不能作为借口了,在周恒身前站定,任逍遥的依旧笔直,坚持不向皇帝行三叩九拜的大礼,只学着古人样打了个揖,微笑道:“皇上,久违了。”

 “啪啪啪…”周恒抚手而笑,道:“任公子,朕就是欣赏你这身傲骨,也希望你永远拿朕当朋友。”任逍遥随声附和道:“能和皇上当朋友是我的荣幸。”周恒继续道:“时间不早了。

 我们开始吧!”什么开始?开始什么?任逍遥对周恒的话感觉很莫名其妙,虽然表面上很镇定,可是心中却并不平静,眼中满是疑惑,但是知道皇帝肯定还有下文要代,是以并不接腔,静待他说下去。

 周恒下面的话将会决定自己一生的命运,任逍遥心中突然升起这样的明悟。“任公子,你和朕容貌如此相似…”周恒声音停顿了一下,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从今往后,你不能在朕以外的人面前出真面目。”“什么?”任逍遥闻言大惊,以他的镇定功夫,仍是掩不住脸上惧,背心冷汗直

 “本来朕是想让你戴着面巾,跟在朕身边,但是面巾难免会落,若是被别人看见…”周恒没有理会任逍遥,仿佛是自言自语道:“那就只能杀了对方灭口,亦或是…不要朕杀你…”虽然对方的语气很平淡。

 但是那隐藏在平淡下的浓浓杀机,还是让任逍遥的心狠狠惊颤了一把,本来想跟在皇帝身边,坐等升官发财的,现在倒好,连自己这张英俊的脸也保不住,看来自己的如意算盘是打不响了。

 任逍遥不知不觉缓步向后退去。惊觉眼前人影一晃,本来护卫在周恒身后的安德海已闪身出现在他身后。安德海脸上带着恻恻的笑容,伸出一只光盈的手掌牢牢扣住他的肩胛骨,尖声道:“任公子,你想去哪里啊!”

 任逍遥只觉他肩膀就像被铁钳夹住,不论怎么挣扎,都纹丝不动。这死太监武功竟然如此厉害,任逍遥突然间有些明白了,周恒虽然胡闹,但是对于自己的安全还是很看重的,陪着他微服出巡带的李顺和安德海,一个是心腹宠臣,另一个却是护卫保镖。周恒转开头,声音淡漠道:“动手吧!”任逍遥原本以为安德海会一掌拍将下去,结果了自己的性命,可是他只是着自己坐在旁边的木凳上,接着出指如电,在他身上看似随意的戳了两下。

 安德海松开扣着他肩胛骨的手,任逍遥却仿佛被施了定身术半分动弹不得,脑中却蹦出两个…点。李顺看了周恒一眼,后者挥挥手,他立刻走到任逍遥身前,不知道抹了冰冰凉凉东西的手在任逍遥脸上捣鼓起来。

 片刻后,任逍遥的新面貌就被固定下来,李顺从怀中取出一方小铜镜,尖声笑道:“任公子,可还满意?”

 任逍遥看着镜中的自己,眉宽广清秀,平长力上,颧骨与鼻梁高了三分,脸颊稍微丰了些,整个人看上去立马不一样了。

 “刚才朕说过了,戴着面巾难免有落的时候,这样就不虞有差了…”周恒的声音复又响起,刚才他若把话说明白,任逍遥也不会吓地开溜,安德海出手也是一种试探,若是任逍遥扮猪吃老虎。

 突然受到攻击肯定会出破绽。任逍遥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安德海适时在他背后一点,解开了他被封闭的道。跟在周恒身后,任逍遥一行四人,漫步在清远县城的街道上。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都不是天生富贵的命,君权从来就不是神授,而是人民给予的,桎梏着百姓的封建帝王思想、封建官僚等级制度从现在开始就要被打破,毁灭数千年的帝王宿命。

 凭什么皇帝老子就能坐拥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而老子当代大学生就只能坐拥三街坊六邻里七十二窑姐儿,而且还是恐龙级别的。西方的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整个地球。”

 今是赶集的日子,身边人来人往,好不热闹,肚子里火熊熊燃烧的任逍遥眼神怨恨地盯着周恒的背影,心中冷冷发誓:“给我一次机遇,我可以弑君篡位。”

 任逍遥深深地了口气,下自己心中那沸腾的望,现在不是时候,他会很耐心的等下去。

 “两个小娘子好标志,嘿嘿,别走啊!陪少爷我玩玩吧!”一个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刺得耳膜嗡嗡直响,说话的是一个翩翩公子,从这个声音怎么也听不出他是个男人,说他和李顺是同一类人任逍遥绝对举双手双脚赞成。

 “别走啊!让哥哥送你回家。”一个恶奴挡在两女面前,翩翩公子笑道:“送你们回哥哥家,嘎嘎…”

 只见道路前方不远处,两个国天香的美女正被一群恶少调戏。任逍遥不由眼前一亮,口猛地像被大石狠狠地撞了一下怔怔地立在当场,脑中空白一片,真是绝美人啊!

 一张粉光致致、光洁妩媚的脸蛋儿,柔媚的弯眉近双眉处淡一些,后边却又黑又浓,一双亮晶晶的明眸下面是腻如玉脂的鼻子,红润的樱桃小口。这个少女还真是任逍遥到了古代后遇到的第一个美女,赵飞燕和莲儿虽然都是漂亮女孩儿。

 不过年岁尚小,五官也不如这女子生得娇媚,而那种山村淳朴女孩儿的气质更是无法和这种雍容高贵的女孩儿相比。看到这个女孩儿瓜子脸上那双媚极了的眼睛,任逍遥才明白所谓狐狸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少女身旁的是一位花信‮妇少‬,年约三十岁左右,容颜极为清纯秀丽。白玉般的瓜子脸,淡淡的眉毛,长长的眼睫,高的鼻子,一对宝石般的眼睛,红润的樱,一头瀑布似的乌发直垂到间。

 她的身材高挑窈窕,腿很长,肢柔软纤细,盈盈一握,部丰浑圆,玉腿修长优美,部高,颤巍巍的扣人心弦。衣衫简洁华美,干净整洁,在外手腕显得如玉藕一样的娇洁白,肌肤腻滑雪白,晶莹如玉,令人目眩神。  M.wUYyXs.coM
上章 江山娇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