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山娇色 下章
第43章 非常难受
 美‮妇少‬脸上的神情纯真羞涩,宛若空谷幽兰,楚楚动人,和她女儿站在一起仿若一对姐妹花。

 看着这美‮妇少‬,任逍遥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女孩小小年纪却生的这般媚人,敢情原因出在她母亲身上,要不是亲耳听见女子称‮妇少‬为娘亲,他说什么也不相信有这么标志的母女花。

 两位美女被人当街调戏,虽是朗朗干坤,青天白却也慌了手脚,疾言厉换来的却是对方无情的调笑和无力的轻薄。

 美‮妇少‬的目光落在逐渐走进的任逍遥一行人身上,见他穿身藏青色棉布衣,外罩青色长衫,身材高挑,虽然看面容文质彬彬,但是五官颇为英俊,最关键的是,他手中握着剑。

 美‮妇少‬还没有开口,任逍遥已经快走两步,挡在了两女身前,将她们护在身后。翩翩公子见有人横一手,心头震怒,喝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管本少爷的事!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子虎假龙威,怕你个鸟,任逍遥微微一笑,好整以暇道:“你们几个大男人围着别人干什么?”翩翩一脸骄横道:“老子干什么关你事?”

 任逍遥懒懒地对两女笑了笑,那抹笑容,很让人安心,他转回头来道:“你们眼里可有王法?”翩翩公子指着绝母女大言不惭道:“我追我娘子和女儿,关你什么事?”

 “娘子?女儿?既然是你娘子和女儿,那她们为什么看到你要跑啊?”任逍遥不屑地撇撇嘴,打趣道:“你追的该不是娘子,而是娘吧!”翩翩公子指着任逍遥骂道:“放你妈的。”任逍遥冷冷一笑,向前了一步,翩翩公子吓了一跳,退后了一步,见他手握长剑,有些害怕。

 退开之后,翩翩公子一挥手,几个恶奴挥拳向任逍遥攻去。任逍遥手握剑柄,逍遥剑尚未来得及出鞘,白影一连连闪动,安德海三下五除二,把那群恶奴连同他们主子打翻在地。

 安德海虽然受了不轻的内伤,可是面对这些只是靠力气欺负人的家丁护院,却是小菜一碟。“多谢大侠相救之恩。”美‮妇少‬带着女儿,两女俱是轻轻屈膝,行了一礼。

 任逍遥抱拳回了一礼,道:“夫人、小姐多礼了,我也不是什么大侠,只是正好路过,实在是看不过眼罢了。”***美‮妇少‬微微颔首微笑,柔声软语道:“在危难之时能身而出,便是侠者,不管有没有功夫,都是大侠。”

 若不是美女,自己还会出手解围么!任逍遥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笑道:“夫人还真是厉害,一眼就看穿我是花架子。”美‮妇少‬嫣然一笑,道:“敢问大侠大名?”

 任逍遥摇手道:“在下姓任,名逍遥,夫人千万不要再叫我大侠了。”“妾身韩氏,这是小女韩佳人。”

 韩夫人盈盈一拜,道:“任公子,天色不早记下了,来若有机会,一定好好报答。妾身要回去了,先行告退。”

 “等等,夫人府上哪里?不者如我们护送夫人回府。”任逍遥来不及答话,一个突兀的声音道,说话的竟然是一语未发的周恒。看出韩夫人犹豫,周恒笑道:“这些人虽然被吓跑,难保不会前来报复。”

 周恒所指当然是那趁着韩夫人和任逍遥攀谈时,眼看自己依仗的家丁护院俱被打翻在地,心生胆怯,转身而逃的翩翩公子。

 韩夫人想了想,答应了这个合情合理,并没有丝毫逾越的要求。周恒一行四人把韩夫人和她女儿韩佳人送到家门口,这才告辞离去,任逍遥隐隐感觉不妥。

 可是这种出于第六感似的直觉,并不能作准,所以他很快就把这念头抛在脑后。清远县城外,自有马车接应等候。任逍遥不会骑马,见那些马匹俱是高头健马,感觉跃跃试。

 周恒并没有应允任逍遥的要求,他一个从未骑过马的人,若是在路上学习,怕是到了营地,天都黑了,一路无话,任逍遥跟着周恒回到驻地,五万人的庞大队伍着实让他震惊了一把,刚刚升起的弑帝念头不开始有些动摇起来。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刀林立,弓剑生寒。既然心中有了那逆天的念头,任逍遥就必须要抓紧时间,观察周恒的言语举止。

 而更重要的是学习最基本的…驾驭。驾驭两字有点太过笼统了,实际上这个驾驭分两个概念,一个是驾驭马,也就是骑马。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现代社会不算富裕家庭长大的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骑马驰骋的经验,连亲眼看马儿跑的机会都不多。

 另外一个层面的驾驭,就是驾驭人、事、物,意思就是要运用智慧,恩威并施,让属下又敬又怕,达到控制整个大局的目的。

 这些都是任逍遥从那些历史名人传记里,也不知道真假,但是现在的他是赶鸭子上架,管有用没用,先学会再说。任逍遥想要学习骑马的要求得到了周恒的准许,李顺把他领到马厩。

 李顺让管理马厩的侍从为任逍遥挑选了一匹温润的母马,嘱托侍从教任逍遥学习驭马之术,虽然是性格温顺的母马,但是当马从马厩里牵出来走到任逍遥面前的时候,他突然觉得,电视里的尺寸和实际目测的误差还是非常大的。

 任逍遥这种身高体型,站在马旁边,除了脖子在马背上以外,整个都被遮住了,要命的迫感缓缓地对着身体发出讯息。“任公子,请来这里来。”侍从知道李顺皇帝近身太监的身份,对于他代下来的事情不敢怠慢。

 “在骑马之前,需要先和这匹马交流一下。”什么意思?任逍遥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和马交流?人和牲口这要怎么交流啊!

 难道是兽…那啥…想想就感觉恶心…缓缓地走向侍从所指示的地方,任逍遥略为抬头看着在着气的马,呃这个味道实在是,为了不影响大家的食欲,这里就不仔细描述了。

 “首先,请轻轻的抚摸它,让它觉得您是友好的,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喂它食物或者对着它说说话,马儿是听得懂的,如果它不反抗你,那么就代表它接受你。”

 果然不是自己理解的那样,原来侍从说的交流是这个意思,根据侍从的要求任逍遥轻轻地来回抚摸马儿脖子上的鬃,它似乎也很舒服的样子,抖抖脖子,长嘶一声。

 “那应该对着它说什么呢?”任逍遥不下问,声音谦虚而有礼,若是周恒这种的态度和语气,可能吗?但是任逍遥毕竟不是上位者,虽然他在尽量暗中模仿,可是仍然不是短时间能够学会的。

 “比如说,要乖巧听话。愿意和它朋友之类的,表示友好就行了。”侍从取过一胡萝卜,没有因为任逍遥的良好态度而忘形,反而更加恭敬谦卑,“最好边喂食物边说…”任逍遥接过侍从递给自己的胡萝卜,这兔子的最爱没想到马也喜欢吃。

 “乖马儿,我把胡萝卜给你吃,把你养的白白胖胖…”任逍遥不像在喂马倒像是在喂猪,看着马儿乖乖的吃着自己手上的胡萝卜,他感觉自己特白痴的同时,也不笑道:“马儿啊马儿,你要乖乖的配合我,如果我要骑你的时候,你可千万不要给捣乱,听明白了没有?”

 “任公子,下面我来详细的给您说明一下马鞍…”侍从边向他解说,边实际操作的告诉任逍遥怎么调整马鞍,然后尝试着让他上马。

 任逍遥想到了电视上那些演员飒英姿的上马动作,自己也跃跃试起来,正当自己准备上去的时候,侍从阻止了他。

 “任逍遥,上马不是从马镫的后面上的,而是要从前面…”侍从说着对任逍遥作了示范,“这样可以避免因为在上马时,因人的冲力使得马儿往前走,如果从前面冲力和重力都是以往下方为主,这样一来在上马时,马就不会动。”原来如此,一直以为说上马直接左脚上去一蹬就能走了。

 原来还有那么多学问,要背对着马儿行进的方向。任逍遥左脚踩在马蹬上,然后拉紧马鞍,用力蹬…蹬不上?他再蹬…还是蹬不上,好像左脚使不上力。

 “这个马镫好像太高了,我蹬不上去。”侍从过来看了看任逍遥的动作,“也许任公子是初学者,因为马镫不能放得太低,如果放低了上了马后就会踩不到,对于初学者来说那种骑马方式是非常危险的…”说话的同时,侍从帮任逍遥放低了马镫,这次他终于狼狈的上了马背。

 没有上去的时候任逍遥感觉还不是那么直接,上去之后才吓一跳,真高啊!侍从细心的替任逍遥再次收紧马鞍,然后告诉他随着马背的震动在感受马肌的运动以外。

 然后随着起伏,起得时候要用力把脚跟往下以便于接着马鞍的力量向上,避免和马的冲力相对。

 但是刚开始的时候,任逍遥真的感觉很不习惯,颠得他五脏六腑都好像要从嘴里吐出来了一样,非常难受,而且还不能开口说话。这颠簸的时候牙齿还打架,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了。  m.WuyYxS.coM
上章 江山娇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