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19章 裑体向后仰
 公平起见,他也有底气要求锦好洁身自好,不许再招惹别的男人,在后来的一次做中,陈以宁一本正经地着锦好,一本正经地提出自己的诉求。

 而锦好那个时候已经被身上的男人连着要了三四次,早就疲惫不堪,只能随口应付,却让陈以宁心慌得不行,为了让自己安心,陈以宁和父母透了底。

 陈父陈母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一直拒绝他们的安排是因为先立业后成家的原则问题,没想到早就勾搭上了老乡的女儿。陈以宁代介绍完锦好,他是安心了,但陈父陈母却有些忧心。两个人的事业相差太大。

 他们本想给陈以宁找一个同样教育行业出身的女孩,这样未来他们俩也能互帮互助,更何况锦好比陈以宁大了六岁。

 他们虽然相信锦好父母的老实为人,但他们的女儿…据陈父陈母的了解,锦好可是从小叛逆到大呀!

 陈以宁年纪轻,这不会是给锦好骗去了吧?陈父陈母思虑再三,又不敢和陈以宁表达他们的顾虑,最终只能偷偷和锦好的父母沟通交流。锦好的父母是江城的优秀扶贫干部,因为工作的繁忙。

 他们对锦好的关注自然也是力不从心,也正因此才能让锦好有叛逆的空间,在从陈父陈母那儿知道自家女儿找了他们家儿子,二老先是震惊得不行。

 陈以宁的优秀是整个江城人都看在眼里的,甚至乎江城的各大高中都挂上了陈以宁的在校事迹。自家女儿那是什么水平?就算没有经常照看也还是稍微了解的。

 之前他们没有给锦好催婚是觉得她有自己的想法,要是他们强加,还不知道锦好会做出什么,没想到这一声不吭地就了个这么优秀的男朋友。

 陈以宁年少时也算是在锦好父母眼底看着长大的,长大后陈以宁一家搬离江城去,但单单从后来能仅凭22岁的年级就拿下T大教授这个职位,谁敢说他不好?

 锦好的父母那是叫一个喜出望外,以至于他们完全忽略了陈父陈母话里话外的考究,就这样,陈父陈母无奈抛弃他们的顾虑,就这样。

 原本就单纯想和陈以宁处处看的锦好在双方父母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她被迫订了婚。一个风和丽的下午,锦好陪余思皎看完心理医生后在公园散步,思虑再三,锦好递出自己的订婚喜宴帖。余思皎先是错愕,而后欣喜,那是对友人找到幸福的快乐。

 但锦好却从她的眼底看到了忧伤。“我都单了。你还会远吗?”锦好握住余思皎的手,“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向前看,你会遇到属于你的。”余思皎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在锦好的劝勉后,余思皎逐渐放弃自己毫无尊严地付出,也逐渐走出那种欺骗自己的自我感动,但或许还是有一点念想,余思皎放弃对司文轩施暴的追究。锦好虽然不解和气愤,却也只能接受余思皎的决定。

 而也是那天,锦好才想要进一步探究陈以宁到底有多少她不知道的事情。“好好,替我谢谢你的未婚夫。”余思皎突然抛出这么一句话让锦好不明所以。

 当看到司文轩给余思皎发的消息和道歉信时,锦好才明白,她的陈教授,好像还藏着别的马甲。这男人真会装!

 锦好在心底吐槽,等到了晚上,看着板着一张脸回家的陈以宁在用完晚饭后就衣服,脑子里除了装知识就是一些黄画面的男人卸下伪装,尤其是凌晨还在被迫运动,锦好再次深刻地理解了这句话。

 ***因为陈以宁之前的干涉,锦好和公司赵总算是没了来往。不过巧的是赵总被查出挪用公司税款,那之后人就离开公司,至于去了哪里,锦好就不关心了。也正因为没了这人,又或许是陈以宁给了锦好信心,最终锦好凭实力升职。

 那叫一个前途光明。事业上有成就,恋情上却屡屡受挫。这种委屈相当于青楼女被迫从良!

 锦好在陈以宁24小时的监管下,成功避开所有桃花。锦好的升职也让她的工作轻松下来,而陈以宁的工作在上一个研究课题结束后,带的学生也顺利毕业,自然也有了一段时间空闲。

 因此双方父母合计后,两人订婚结束没多久就来了正式的婚礼。一切顺利进行,直到闹房结束后,锦好才疲惫得躺在上。新娘累,新郎却精神满,虽然这不是锦好第一次认识到陈以宁的体力足,但好像这人就没有上限…事实也的确如此。

 陈以宁给锦好泡了一杯温让她先垫垫肚子,又将上的桂圆、花生等等收集整理放到一边,最后是亲自了锦好和自己的婚服,抱着疲倦的锦好进浴室。

 浴缸里已经放好温水。浸泡在水里,锦好才感觉自己结婚时的一身疲惫才真正得到缓解,当然,如果忽略一直在自己户周围转悠捣弄的硬就更好了。

 锦好依偎在陈以宁怀里,黑直长发在水中散开。陈以宁和锦好在一起越久,非但没有最初的冷静,反而是越来越猴急了,他摸着锦好的纤,呼吸声渐渐加重。

 口感受着的炽热,感地微微张合。“我进来了。”陈以宁手从锦好处往前伸,手掌掰开两瓣,食指和中指入小

 也不深入,仅有两三公分,熟练地摸到一块稍稍凸起的软,指腹轻摁,得锦好身体一软。锦好的G点不深,但位置很刁钻。

 这番猴急的模样,让锦好没忍住笑出声,她将下巴抵在陈以宁肩膀上,朝他耳畔吹气:“谢谢你。”陈以宁明白锦好想谢什么。

 他嗯一声回她:“偿吧,就现在。”谢谢你,让我终于找回“被爱”的感觉。锦好的小已经冒出水,陈以宁收回手,抬起锦好,将口对准自己的,手稍微放松,径自顶到最里端。

 “嗯哈啊”陈以宁起身将锦好置于身下,靠着浴缸边缘,将锦好的‮腿双‬分别架在浴缸边上,自己一只手扶着锦好的,一只手着锦好立的白。谢谢你,让我找回面对任何困难的底气。

 锦好伸手环住陈以宁的脖颈,身体向后仰,在下身的一阵搐中登上高。从订婚宴后,锦好就停了短效避孕药。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小腹,或许现在就有一个生命已经在里面悄悄诞生。

 浴缸里要了一次,陈以宁便报锦好出来给她擦干身子,吹完头发后实在没忍住,站着抱住锦好又要了一次。回到上。  m.WuyY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