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14章 回去吧远去车
 “不认识。”陈以宁给了回复就跟上去,没再和男人纠。这是一幅怎样的惨景呢?锦好几乎是颤抖着手摸上余思皎的皮肤,那里从前洁白光滑,现在青紫一片,甚至有新裂开的和已经结痂的伤口。余思皎感受到锦好的触碰,肌记忆使她躲闪。

 “谁弄得?那个男的?”锦好盖住余思皎的身体,同时看了一眼卧室门口,没看到陈以宁的身影才重新落回视线到余思皎身上。“好好,”余思皎靠着枕头,带着勉强的笑意,“司文轩,我的上司,我给你介绍过的。”

 从前明媚的人,现在脆弱的像一张浸了水的薄纸,一扯即破,她的脖子还戴着狗项圈,从进屋的那一刹,锦好就看到散落在边的具,口、捆绳和皮鞭…

 “我管他是谁,你和我说是不是他做的?”其实心底有一个答案,锦好的质问只是想问清楚…余思皎的态度。“他爱我。”余思皎垂下眼眸。

 “你有病啊?”锦好几乎是吼出声,“这是待你知道吗?你真的快乐吗?你已经被他打成这样你还要为他说话?!”锦好的激动情绪也让余思皎的情绪被带动。

 她坐立起来,推开锦好:“SM的‮趣情‬就是这样,我现在不得不承认我陷入爱河。一想到他有可能离开我,我就无法接受。如果体上的出卖能换来温存,我一直都很快乐!”

 这是余思皎第一次对锦好做出这种推拒的动作。锦好几乎无法明白余思皎的想法,她更想不到昔日好友仅几周不见竟能变成这副模样:“他真的爱你会这样出格地对你,你是疯了还是傻了?”锦好站起来。

 拉住余思皎的手臂:“你自己看看你这手臂被摧残成什么样?你也明明很痛苦,被PUA就傻乎乎相信他?!”

 “你跟我走,去医院检查。”余思皎挣扎,锦好担心碰到她的伤口就放开手,滑落的被子却让锦好看到更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余思皎的两边,伤口撕裂在血,甚至可以看见外翻的粉。“我不走,你走你让我冷静…”被看到下体的余思皎快速拉过被子,捂脸压抑着哭泣。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只要他开心我就开心了…”她哽咽着说,“他残暴的时候我也很害怕,但是这几天他都很温柔,我吃了药,我不疼,这样对我们都好…”

 “求你了好好,你让我一个人吧,我不能放弃他。”卑微又感的样子,锦好僵直身体站在边。

 那边口她甚至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她知道,她的闺蜜现在不是身体上受伤害,是精神上被控制。***锦好带余思皎进浴室之后就将狼藉的卧室收拾。

 具、捆绳、皮鞭和口等都或多或少沾染血,有些已经干涸凝固在道具上面,有些还是有,新鲜的。

 锦好简直没法想象在她没抵达这里之前,余思皎都经历了什么?忍耐痛苦的表情,又或者吃了止痛药之后那种卑微的乞求?锦好敲了敲浴室门,水声停止。

 只听见余思皎有些虚弱的声音:“好好你先走吧,我会去医院看看,你不用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锦好从小都不知道怎么哭泣,干涩的眼眶周围红了一片,她深呼吸:“我明天来找你。”静默良久,才听见浴室里的人低声回道:“好。”锦好离开。

 在房门口发现还有未离开的陈以宁,在风中,逆着光,抬眼便对视。“我送你回去。”陈以宁上前两步。络的态度和熟悉的人都没有变化,可锦好此时莫名就委屈着。眼眶中终于蓄满泪水。

 “麻烦你了。”她此刻心情复杂。陈以宁没有询问锦好屋内发生了什么,聪明如他肯定能猜出来一些苗头。更不要说锦好质问余思皎时的音量,他什么都知道。

 “不麻烦。”锦好坐上车,陈以宁起身给她拉安全带,男的身躯挡在锦好面前,黑一片,抬眸,眼角边即将坠落的泪珠被陈以宁轻轻拂去。事毕,陈以宁给自己拉安全带,踩下驱动,锦好听见陈以宁说:“你应该知道,我爱你。”

 突然的、直接的表白,让锦好愣住。爱?爱是什么?她知道吗?锦好的脑海里瞬间闪现出许多问题,可是在诸多问题中,锦好只关注到一条…她可以不用明白其它。

 她仅仅需要知道,陈以宁爱她。陈以宁爱锦好。明明觉得此生都很遥远的事,这一刻却来得这样迅速而密近,但很快,锦好就觉得这太奢侈了。奢侈到如此不真实。

 那个年少时不可一世,后来圆滑老练的锦好突然怯懦起来,她不敢给陈以宁一个明确的回复,她只能逃避。

 “知道的事情太多,已经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了。”锦好垂下眼帘,将眼中的害怕和慌乱全部藏匿,“走吧,我想回去休息一会儿。”陈以宁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

 或者说他的眼中有些光黯淡了。可终究是不甘心。陈以宁又说道:“我没有迫你,锦好,我不擅长表达我的爱,你也是。”锦好仍然不敢看他。

 “但我对你的喜欢已经超过我的胆怯,我爱你,我就想告诉你。”陈以宁伸出一只手握住锦好的手,“追求你的路上我出现太晚,机会难得的现在我不想错过。

 你明明也没有喜欢的人,为什么不可以和我尝试?”他真的好坏,明明应该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偏偏还要抛出问题让她回复,他说他没有迫…简直胡说!

 “我也不相信你对我一丝好感都没有,做的时候你的水和吻的时候你的呼吸,我的纠不清都是因为你给我的信号,我不想你连自己的心意都没看清就拒绝我,别这样好吗?”

 锦好感觉自己脑海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他都在说什么…“我们交往吧,锦好,锦好姐姐,姐姐?”陈以宁吻上锦好的耳垂,温柔而炽热的。

 这一刻,只有陈以宁知道,他终于破梦入现实,终于吻到了他的魂牵梦萦。着气的锦好靠在陈以宁的怀里,脸埋在口,已经放弃挣扎:“知道了。试试,回去吧。”远去的车,连马达都在谈着快的曲子。

 ***锦好下午在网上咨询了一位情感心理专家,经过两三个小时的电话沟通,锦好觉得很有必要带余思皎去看看。  M.wuYY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