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11章 梃直腰板
 锦好高后身心疲倦,听到陈以宁的话,先是呆滞,后听清了才觉得可笑,她扭头怼他:“喜欢干净的,你找我干嘛?干净的姑娘多了去,姐姐可是个公车。”

 锦好躲开陈以宁的控制,两人在黑暗中坦诚相见,空气中的膻腥味明明还在见证着前一秒的爱,此刻却像是剑拔弩张的火药味。一点即炸。“我直接跟你说了吧陈以宁,你年轻,你聪明,有些事情别想得那么单纯。”

 “姐就是看你年纪小,傻乎乎的,巴够大能让我才勾引的你,不然你有啥能让我刮目相看的,凭你那与我毫不相干的学历和研究贡献吗?”锦好拿过头柜的手机,划开屏幕,点开短信…

 “你大可不必要求我什么,我也不欠你,做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怎么你还想搞霸总那一套强制爱吗?”陈以宁视线对焦到锦好的手机屏幕上。

 “就你一个我都嫌少,我上头还有人盯着呢,跟他做一回还能得到好职位,和你啪我也就图个,咱都成年人了。别装小年轻玩纯情了行吗?”***

 锦好几乎是小声吼出来的。久违的,发着自己的情绪。锦好的父亲是老家的扶贫书记,现在那个村已经贫摘帽了。

 所有人包括锦好父母自己都认为他们是属于兢兢业业,安分守己的那一类人。因此他们爱情的结晶,锦好也应该是一个乖乖女。

 如果没有选择来一线城市闯,没有那种固执的野心,或许锦好会成为继承父母衣钵的得体女孩。大三那一年,锦好接受了一个追她三年,正值大四即将毕业的学长的求爱。

 在享受着他人的付出和甜言语的双重加持下,锦好也以为自己坠入爱河了。现实比较骨感。所以锦好在“爱情”冲动下,在两人确定关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和那个学长上了,那是锦好的第一次。

 尽管阅片无数,自的次数也不是一双手能数的过来的,但真正在实战的时候锦好才知道自己是多么青涩、幼稚。相较于那个学长。

 他稔的技巧让锦好除了第一下的疼痛,后面的感节节攀升,甚至后面还不到两分钟锦好就直接水。

 女人是感的动物,所以她们在爱上享受的同时,情感态度也在发生微妙变化。比如锦好认为自己因而爱,因而更爱。情深终有负。

 后来锦好发现那人就是实打实的大渣男…追锦好的时候啪着别的女人,啪着锦好的时候别的女人。质问不是锦好的风格,理智让锦好选择迅速分手。

 然而第一次的情感失败似乎只是一个预兆,又或许无时不刻影响后来的情感抉择。锦好后来遇到的男人要么馋她身子而追求,要么做过之后喜欢这具年轻体而追求。

 在情的世界里,锦好渐渐忘记喜欢,解开束缚,放自己。于是成的男人发现这个稚的身躯里藏着风韵的灵魂,二者相结合,让他们更趋之若狂。

 与感情上的放纵相反,锦好在工作上一丝不苟。两面派的作风让她成长,多年的职场摸爬滚打更使锦好学会戴上面具应付一切,她很少表自己的真实情感,尤其是委屈与愤怒。

 委屈使人软弱,愤怒使人无能。假装坚强已经成为习惯,所以锦好有些失控地朝陈以宁吼的时候,她自己先反应过来,继而发愣。这是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情绪。

 回过神来是立马戴回面具,锦好起身准备下:“对不起,今天失态了,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一只脚已经踩到地上,锦好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以后都别联系,我和你到此为止。”

 来得肆意,去得任。锦好自顾自的做下决定,却忽略了自己根本不了解陈以宁这个人。另一只脚没能成功落地,锦好就被陈以宁一双大手重新强抱回上,锦好小小挣扎一番,失败。

 “到此为止不是你说了算,我不同意,”板,黑暗中的陈以宁除了神秘,莫名还让人安心,“所以那个男人是谁,你的上司?他打算用易来捆绑你吗?”锦好的两只手臂都被陈以宁固定着。

 腿也被着。气的她只想发脾气,闹情绪,她觉得自己好奇怪,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情我愿的事情说那么难听干嘛?你现在这样才叫捆绑!”***“你把手机给我。”

 陈以宁发现有些事情就不能和女人讲道理。闻言锦好迅速护着手机:“凭什么,你别给我得寸进尺!”真是反了天,她一个年长六岁的老大姐居然被小孩给管控了?!

 这她能忍?锦好挣扎出一直腿踢在陈以宁的口,用脚抵着他不让他靠近:“都没长齐就管我的事,你家住大海啊…管那么宽?”在认识陈以宁的学生口碑里,陈教授一直是一个无悲无喜的高岭之花。

 喜怒不于形的陈以宁其实心里一直有道坎…锦好从不把他当个男人来看。和他做是为什么??简直就是把陈以宁当成工具。地位等同具。陈以宁气得笑了,在男女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抢到锦好的手机。

 “你想干什么喂!”锦好也气急败坏,“小孩你干什么呢!”越说他就越生气,本来陈以宁只想看看到底是哪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男人来开桃花,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迅速背过锦好,一只手拦着她不让她靠近她的手机,一只手用手机给自己还在硬着的大拍了张照片发给那个备注为“赵总”的人。不够。陈以宁单手打字发消息,耳边是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锦好的咆哮声。

 “东西都没我大就别招惹我的人。”“我和她恩爱得很,长点眼力就别在我们做的时候发。”

 前面那句定论是错的。锦好不是不了解陈以宁,而是对陈以宁的了解高度浓缩成了两个字。包。

 陈以宁的一通操作,在锦好看来就是幼稚,是冲动,是让她想破口大骂“傻缺”又傻又缺心眼。

 重新拿到手机的锦好盯着手机屏幕,一旁的陈以宁藏匿表情,细心之下还是能观测到他的愉悦。

 “我他妈就是到了八辈子霉才遇见你!”短信无法撤回。锦好几乎是用破罐子破摔的语气说话。“我让你的时候你可不这么想。”陈以宁反驳。  m.WuyY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