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5章 恍神之际
 “都没有的情况下,可以考虑来个长期吗?”陈以宁盯着锦好,眼神中有什么在晃动。“嗯这…啊?”锦好直接懵了,她不知道陈以宁这么…豪。“长期的sexpartner,身体上保持对彼此的忠诚。

 期间如果彼此有中意的对象,可以随时提出终止我们的关系,对双方的隐私生活也不能进行任何形式和程度的干涉。”不愧是教授,出口成章的节奏。

 在锦好做出思考状的时候,陈以宁就继续补充道:“我喜欢你的、你的给我的感觉,既然都没有对象,我认为我们很适合长期。”

 甭管陈以宁知不知道他现在的别扭模样,反正在锦好的眼里看得是清清楚楚。明明很害羞,却还要硬着头皮提议这么“羞”的想法。“我们两家的关系也还算熟悉。

 就算在外边,也不会有人怀疑,这对彼此的声誉都不会产生影响,至于我的人品…”陈以宁将前面不好意思别开的脸重新端正回来,“我请你放心,期间绝不会留下或者保留任何能够影响你生活的痕迹。”

 一本正经的严肃模样,还真最让锦好这种不正经的人起挑逗心思了,好在她可以忍。

 “这个啊可以考虑,但是你还小吧,这种事情我们有一次就行了。你身为教授应该为人师表,昨晚算我的错哈…外面好姑娘还多的,没必要呃想这么多。”锦好手指绕着自己的发梢。

 她说的她连她自己都忍不住骂一句不要脸。现在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一副处处为年轻人考虑的莲花样,昨晚将别人吃干净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想到这些。

 幸亏陈以宁也没有一经,应该是听出来锦好的委婉拒绝了:“嗯好,如果考虑可行,可以给我发信息。”

 这差点给锦好整笑了,她好像对陈以宁说你好歹是一个名牌大学的教授,怎么给人像是当鸭的,连用词都隐晦得上道。陈以宁后来接到家里的电话后就离开了。锦好站在阳台的窗口出确认他离开自己小区后才快速回到卧室的上躺着。

 卧室单被子都被陈以宁更换过。锦好埋头在枕间深一口气,缓缓呼出,全身舒坦。掏出手机,她的好闺蜜余思皎已经对她进行信息轰炸了。点开消息往上滑。

 除了她昨晚炫耀自己终于泡到上司外的第一条信息就是一张赤着上身、正侧躺酣睡的男子照片。不用猜都知道这就是余思皎的战利品。

 “还可以啊…帅。”发完这句话,锦好莫名想到陈以宁的脸,好像还是他更帅一点,女人嘛,可以攀比的东西多了去。

 余思皎秒回信息:“不仅帅,活还好,你不知道昨晚他做了四次![震惊][震惊][震惊]”陈以宁昨晚只做了一次。长得帅,活嘛…不错。

 “那你要好好把握,这个拿下以后工作都可以顺利不少吧~[暧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锦好了解自己的闺蜜,能够得到她这么真心称赞的,看来是很可以了。“唉说到这里我还有点小难受。”

 “我自己都没想到,他平时在公司的时候高冷得不可侵犯,上简直判若两人,都点S倾向”锦好挑眉:“这是小‮趣情‬诶,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领教过了?”

 ***“当然啊…的,他很温柔”“一个字形容就是啦!”看到屏幕上的“温柔”锦好又回想起昨晚陈以宁的一举一动。

 简单这么想着,她的身体就忍不住燥热。衣服蹭着肌肤,都让肌回忆起那个男人生涩又稔地抚摸和捏。“话说你昨天说的那个野男人是谁!”

 “好啊你个塑料姐妹,我都跟你透了这么久的底”“你一点消息都没和我说就直接冲了。太不够意思!”

 “[生气][生气][右哼哼]”锦好无奈又好笑,细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击着:“这就冤枉我啊…我之前和你说过的。”

 “上次不是去参加我以前邻居的小宴席嘛,就他们的儿子,年纪轻轻就教授的那位”得知这个消息的余思皎仿佛是一颗鱼雷在湖里爆炸,直夸锦好道行太高。和陈以宁的一夜情过去,锦好可没有觉得自己有再次品尝鲜的机会。

 毕竟人家是高级知识分子。双十一的到来也逐渐让锦好的工作开始忙碌,好不容易将最后的方案确定完善后,锦好开着车来到自家公寓楼下。一辆车堵在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倚着车门,路边昏黄的灯光倾泻在他身上。

 陈以宁一只手滑动手机屏幕,一只手子口袋里,手机屏幕的泛黄和泛黄的灯光融,让他整个人都神秘起来,锦好下车,陈以宁也正好收起手机向她看来。车门上锁的声音响起,给这让锦好尴尬的气氛添一丝裂

 “你怎么来了?”熬夜看策划案好几个晚上,锦好现在疲惫得很,如果不是因为面前的男人自己认识,也发生过亲密关系,她或许连招呼的心情都没有。陈以宁上前,深邃的眼眸盯着锦好,一动不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锦好的错觉,这人似乎在…委屈?“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忙你的,我赶着回去休息。”

 锦好勉强地笑笑,抬步想绕开陈以宁,却被陈以宁一个突如其来的伸手给拦住,一把抱入怀里。

 “这些天,为什么不联系我?”一身的疲惫让锦好的大脑根本没法快速思考,她不明白陈以宁话里的意思:“为什么要联系你?我很忙,没空。”

 锦好是理直气壮的,更因为陈以宁的莫名而感到烦躁,语气也不是很和善。陈以宁的气场瞬间低沉,声音也带着咄咄人的气势。

 “很忙?忙什么?找别的男人吗?”陈以宁扣着锦好的,男的力量迸发,让锦好无法挣脱。“嗯呃,你干什么?!”锦好因为被陈以宁死死扣在手里。

 她被动地将双臂抵在彼此前,微微后仰,有些不悦地瞪大眼睛,“别因为我们俩认识就觉得自己特殊,我的私生活如何轮不到你来指点。”陈以宁沉默着。

 锦好用手推着他:“你可别因为一次你情我愿就给自己带入什么角色,现在就放开我!”锦好觉得自己已经说得更明白了。

 但她显然没有预料到一个好不容易开荤的男人,还是一个嫉妒心超重的男人,是没办法讲道理的。

 陈以宁直接把锦好一个抬起放在肩膀上,快速拉开车门,将驾驶座的椅子放倒,同时也将锦好抵在上面。***这样的陈以宁出乎锦好的认知,恍神之际,上衣已经被推至口。“陈以宁,你干什么?!”  m.WUyY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