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4章 近段时间就
 最后锦好在陈以宁计算好的时间里弓着身体奔向高,陈以宁也几乎在同一时刻,又浓又稠又多,被那不合宜的安全套全部收揽。

 ***陈以宁完事后抱着锦好进了浴室,给她清洗干净,期间他底下的小弟弟又不安分地硬了。锦好在感慨年轻真好的同时也用手帮助他释放出来。

 等二人重新躺回上,锦好搂着被子:“确定要在我这儿睡?”陈以宁关了头灯,进被窝后大手将锦好捞到他的怀里:“嗯…你这舒服。”

 说完,还用下巴蹭了蹭锦好的。理由漏百出,锦好被干完之后比较疲惫,随意嗯了一声之后就缓缓睡去。

 她睡得可香,躺在她身侧的陈以宁兴奋得很。陈以宁听着锦好均匀的呼吸,他小心翼翼地凑上去感受那股温热,保持这样的姿势许久。

 只见陈以宁原本紧绷、冷漠的脸瞬间像是融化了的冰川,暖花开的模样,两眼弯弯,嘴角也抑制不住地上扬,他靠近锦好的耳垂,再次轻咬上去:“姐姐,姐姐,姐姐…”嘴边不住呢喃着。

 “我好想你。”…锦好被自己的生物钟唤醒,扶着脑袋做起来,耳边就有声音:“早,吃早饭吗?”她侧头去看,已经是换过一身衣服的陈以宁了:“几点了?你这是哪来的衣服?”

 “快十点,”陈以宁看了眼手表,“衣服是我让家里的钟点工送来的。”这都不是重点,你怎么还不走?锦好抬手遮光,在心里吐槽,拉过身上的被子:“没事你先出去,我换个衣服。”夏季的阳光又亮还带着人的温度。

 就算是待在空调屋里,光线照在人的肌肤上,也引人不适。陈以宁没有接话,乖乖出去了。打开门时,锦好还觉得自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啧,那么晚睡还这么有干劲买饭,真是年轻无限好啊!锦好洗把脸,简单地给脸小小护肤一会儿才换衣服,等她自己打开卧室门,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陈以宁还没走。锦好走向餐桌,她还看见自己昨晚穿的衣服和内衣,正在阳台晾晒着。有点尴尬。

 “你在干什么?”锦好坐下,陈以宁就端着一碗清粥过来,还有几碟小菜。让人感觉有些突兀的是。他一个一米八八的高个子穿着锦好当时心血来网购来的草莓少女围裙。

 “擅自动用你的厨具熬了点粥,去清洗一下。”明明是少年音,可他说话的口气总是那么斯文,还莫名带着仄的迫感。

 “你做的早餐吗?”锦好忽略心中的一抹异样,舀了一勺粥品尝,“很好吃。”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锦好在隐形拍马的功夫上可谓是学到了髓。陈以宁闻言出微笑,他笑起来好纯真无,锦好看不下去了。

 一直在心中默念“他成年了,他成年了,他成年了”陈以宁去厨房洗厨具,锦好慢悠悠吃着清粥,说实话她上大学之后就很少喝粥了。

 出社会上班后的头几年,早餐那更是不敢肖想。每天忙碌的朝九晚五,哪有时间吃饭。这粥…让她想爸爸妈妈。***

 饭后,陈以宁像是一个居家的好男人,帮锦好收起碗碟还清洗好放进厨柜。锦好抱着手机靠在沙发上看助理昨天给自己发的工作邮件,余光瞥见陈以宁向自己走来。

 她才放下手机:“你还不用回去吗?”其实她有点不知所措。约炮她早不是第一次了,除了有男朋友身份的人会在完事后留宿,这种以炮友身份留宿的,陈以宁是第一个,她的前任们就算留宿。

 但根本不会做早餐,清洗她的衣物。像锦好这个层次的上班族,没有上班的休息,那上午基本上就是用来补觉的。可以理解陈以宁的工作质问题。

 但是他这一系列的行为也过于…贤良了吧?如果说她昨晚鬼心窍让他留下来大概率是因为两人少时认识,两家父母认识,锦好对陈以宁相对来说比较放心。

 或者是昨晚她喝了酒又大汗淋漓地做,或者是前段时间刚升职加薪工作也变得繁琐,种种因素的迭加下让她身心疲惫。以上是理由,又不是理由。

 “今天周末,没什么工作,”陈以宁坐到锦好身边,“晚上可能不能陪你,需要看学生的课业。”也对,他可是教授呢~不对!

 “哈哈没关系,我自己也有工作,都这么大更不要人陪,”锦好尬笑着。逐渐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了。“就是我们俩这关系,呃可以理解为一时兴起,你也是成年人,这意思你懂吧?”

 陈以宁沉默片刻,表情发生微妙变化:“嗯…可以解释一下。”糟糕,她不是翻车了吧?锦好心中暗叫不好:“简单来说我们就是一夜情而已,说情这个字眼也不太对。”

 事实上锦好很想对陈以宁来一句“大哥不是吧,咱们就打个炮而已,你不会真杠上我吧?不是吧不是吧?”

 谁让陈以宁这种高级知识分子的形象已经在锦好这边稍微树立了,更何况陈以宁相当于是没出社会的学生,她呢?混迹红尘多年,花谷,希望片叶不沾身的28老批一枚。

 说她是炮友没什么问题,把这个词往陈以宁身上一套,总有点不对胃口,就像是地上泥污了谪仙衣裳。

 “昨晚冲动了。你可以这么认为,所以咱们俩采用昨晚这种方式纾解,”锦好说着说着就用手比划,还不忘偷偷观察陈以宁的动作,“呃纾解完了。大家就各干各的,一拍即散,毕竟都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嘛!”

 锦好是用一种半笑不哭的语气说完这话的,因为她明显看到陈以宁的表情凝重了。骤起的眉头让她心中一凛。字头上一把刀,她算是体会到了。两个人都沉默着。

 过了好一会儿陈以宁才开口:“你还有别的sexpartner吗?”闻言锦好松了一口气,起码明白是个什么情况了。

 “没有,上个月刚和男友分手,这段时间工作忙…”锦好瞥了陈以宁一眼,“近段时间就你一个,等工作的事情安排好会考虑下一个。”话说她为什么要解释这么清楚啊?***  m.WUyY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