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
第2章 锦好嘤咛
 就是身体有些不受控制,软绵绵的,她站起来,步履虚浮,看过去摇摇坠,陈以宁站起来扶着她:“我送你吧。”

 哟呵,没有泡老娘的意思还装什么装,难道大庭广众的注意自己形象,不肯暴?锦好晃晃脑袋,努力让自己和正常人接轨,就算假正经,也好歹给个暗示,这啥也没有。你有那意思,老娘还不爱要呢!

 “嗯谢谢啊!”陈以宁结完账,将锦好扶进电梯里,没想到锦好突然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吹起,幽幽的来一句谢谢。男人身体一愣,全身肌紧绷。***陈以宁是开车来的。

 锦好手臂圈住他的脖颈,小小的身体倚靠在他怀里,有些醉熏的模样让锦好看起来乖巧可爱,褪去成女人独特的风韵。

 陈以宁打开车门,可锦好扭扭捏捏的,一直黏住他,不肯上车。地下停车场的寂静,让陈以宁能够清晰地听见锦好的息声,均匀、规律。或许是天气的原因,陈以宁身上出了薄汗。

 “锦、锦小姐,你松松手,先上车。”陈以宁的喉结上下滑动,身体僵硬,看似不知所措。锦好只是身体软,脑袋瓜还醒着呢。

 她哼唧哼唧两声,不地抬头,直勾勾地盯住他:“叫什么小姐,又不是出来卖的。别仗着你比我小就算你童言无忌了。叫姐姐,乖~”锦好说完这话将脑袋重新靠进陈以宁的怀里,还点火似的扭了扭。陈以宁沉默许久,最终一言不发的,直接给锦好公主抱抱上副驾驶。

 给她系好安全带,车灯的光打在陈以宁的面庞,晦暗不明,声音也不是锦好之前听见的少年音的,一股儿的包味:“嗯…姐姐。”…锦好在陈以宁的车上酣睡许久,等她慢慢被陈以宁叫醒的时候,她的身体也更加正常了。

 锦好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十一点半,从饭局结束,陈以宁就算是路上堵车也不应该是这个点,她将视线落在陈以宁身上的时候。

 那个男人不知是心虚还是心有灵犀会意,有些局促地解释:“抱歉,看你睡着的,就没叫醒你。”这么懂事啊?锦好微微眯起眼,那点带着颜色的心思又开始弯弯绕绕。可惜了。

 这招我啊。锦好假装头疼的模样,靠着椅子缓一会儿才问道:“这里是哪里?”“你家楼下。”陈以宁乖乖回答。啧,还装。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跟踪我啊?”锦好挑眉,朝陈以宁望去的眼睛里,机灵得一点都不像醉过的模样。“不是的,之前找锦伯伯和锦阿姨问过,本来是想到你家接你去餐厅吃饭的。”

 理由无懈可击,让原本有些暧昧的氛围瞬间稀碎。“要上来坐坐?”锦好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前随口一问。

 没有很快等来陈以宁的回复,锦好下车准备关门的时候,才听见陈以宁带着试探的问:“可以吗?”兄弟你不行啊…这么明显的邀请还问行不行?

 所以当陈以宁跟着锦好进屋,锦好又好死不死的,为这难得的氛围来了一瓶红酒,陈以宁那正人君子的面具才终于被摘下。

 陈以宁被锦好靠在沙发上,呼呼地着气儿。一手搂着锦好的细,一手搭在锦好的脖颈后边,二人吻得渐入佳境。锦好的刚贴上陈以宁的时,她明显的感觉到这人就是个雏儿。

 先不说是被动的张开嘴,就连锦好的舌撬开他的牙齿,也废了好一会儿时间,但凡有点经验的,早就在瓣相贴的一瞬间就张嘴了。锦好捧着陈以宁的脑袋,一点一点导陈以宁该怎么进行接下来的步骤。

 说实话,如果不是陈以宁给锦好一种莫名的好感气质,作为一个斩男高手,她是真没耐去当新手导师。***锦好吻着陈以宁许久都不见他有进一步的动作,有些好笑又无奈。

 她离开他的:“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吗?”锦好将手放在陈以宁的肩上,原本整洁的白衬衫在二人的绵下已经起皱。陈以宁不说话,黑色的瞳孔倒映着逆光中的锦好,像深深的漩涡,像人魂魄的妖

 “不会就说,姐姐教你。”锦好低头了一口陈以宁的喉结,再一路向上吻,从脖颈到下颚,从角到眼角。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一路解开衬衫扣子。陈以宁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身体是紧绷的。

 就连带下的某处都隐隐有抬头的迹象,可他的手就是一动不动。都到这份上陈以宁还不为所动,锦好真的快要怀疑这人是不是硬不起来。

 “别愣着。摸我。”锦好教科书式地下上衣,出原本准备好的‮趣情‬内衣。锦好的身材在她的精心打理下,肌肤白,部的汹涌更是客观,一手很难握住。

 自然,陈以宁的呼吸更重几分,锦好将头发全到后背:“哥们你这要是再不行,我真要怀疑你行不行了。”

 或许男人在方面都有强烈需要证明自己能力的自尊心,陈以宁被这句话刺得终于像是个正常男人了。锦好下陈以宁的衣服,手搭在他的带上,陈以宁着气,沉着声:“去屋里。”

 这还得整个仪式感哈?!锦好‮腿双‬夹住陈以宁的,一只腾出来的手不停摸着他硬邦邦的腹肌。陈以宁的身材真的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穿衣显瘦,衣有”锦好物一块地方,在陈以宁的肩头呼一口气。

 紧接着轻轻吻上去。细密又绵的吻,在男人的身上不住点火。这不,锦好终于感觉到股里有东西抵着自己。陈以宁将锦好放在上。

 这会儿也不用锦好自己动手,他自己就已经乖乖解开下。锦好的小短裙也被他一并了。

 陈以宁分开锦好的‮腿双‬,架在自己的间,俯身吻上锦好的锁骨,双手绕到她的后背想解开锦好的内衣。锦好那是谁,身经百战,早就不喜欢慢节奏的那一套。

 她喜欢野的,在陈以宁逐渐反客为主的舌吻中挣扎着抓住他的一只手,将手放在自己的内衣肩带上:“扯、扯开。”

 陈以宁听话地扯开,这‮趣情‬内衣的作用立马就表现出来了。很,还很脆。锦好下自己的小内,下面早就成一片,她身一,下身冒出的水打了锦好浓密的,也弄了陈以宁的小腹。

 陈以宁也逐渐摸到其中髓,吻住锦好的头,轻咬着还用舌尖挑逗,另一只手握住锦好的另一座高峰,不断、捏、,挤弄出各种形状,在这种刺下,锦好嘤咛一声,下身的水又出一股。  m.WUyYxS.coM
上章 姐姐不谈年下(1V1)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