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山娇色 下章
第47章 适才继续装睡
 先是出一点稀疏的漆黑芳草,然后是整个私密部位逐渐的展在任逍遥眼前,娇绽放的花瓣之上,竟赫然有了几点珠。

 尽管韩夫人没有抬起头去看,但她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随着自己身上衣物一点点地离开她柔若无骨的体,下身最神秘的所在已经暴在任逍遥的目光之下了。

 韩夫人侧过臻首,轻声呜咽,知道今已经难逃失贞的厄运了,她心中百感集,不知以后如何面对自己的夫君和女儿。任逍遥将韩夫人裙裳连同亵连同一并下,她成的娇躯终于一丝不挂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了,说不上来自己的心中到底是窃喜还是什么别的心思,虽然任逍遥在开始的时候很恨周恒这肆意胡来的混蛋。

 但是不得不说,人堕落起来的时候是很快的。浑圆修长的雪白‮腿双‬,纤细软腻的柔美肢,丰盈白的高耸酥,即便不是周恒的意思,任逍遥这个时候可能也无法停下自己侵犯的动作了。

 因为他的心已经彻底被韩夫人身体所展现出来的女之美,给深深征服了,自己不是一个坏人,自己是被迫的,周恒那罪该万死的家伙才是欺侮韩夫人的罪魁祸首,自己只是一个无法反抗命运的普通人罢了。

 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任逍遥突然感觉思想上轻松了许多。注意力重新回到韩夫人赤的美体,任逍遥心中赞叹不已。

 轻轻捧起韩夫人的一只三寸金莲,竟然低头去一的细吻着她晶莹的足趾。任逍遥并没有恋足癖,可是这个时候可能是和环境还有心情有关,总之他感觉这样做自己会很舒服。

 同时也能带给韩夫人快乐,那他何乐而不为呢!即便是自己的夫君也不曾这样对待她,玉足被任逍遥的嘴逐寸的吻遍,恣意,韩夫人感觉一阵阵麻酸软沿着‮腿双‬上行,游遍全身,让她忍不住从瑶鼻檀口中发出动人、人、人的娇

 任逍遥吐着灼热气息的嘴吻到什么地方,那里就好像点燃了一把火,鼻腔中嗅着浓郁的铜鼎焚香升起的淡淡异香,韩夫人渐渐也开始变得意了起来。

 酥麻酸软的阵阵爽快从韩夫人粉足尖到晶莹足踝,从纤美小腿到私密股间,修长的‮腿双‬被解开了绳索之后,自然的分开到身体两边。

 任逍遥火热的双开始探索她玉股内侧娇的肌肤,韩夫人美眸羞闭,娇躯就像是被火焰灼烧一般难受。

 有当任逍遥的吻落在私密羞处那方寸之地时身体才会感觉好受一些,韩夫人心底莫名的升起一种渴望,那就是希望任逍遥可以吻遍她全身的每一个地方。

 任逍遥突然伸出双手,捧住了她肥美雪白的翘身以下的部位被轻轻向上抬起。韩夫人睁开美眸,只见任逍遥正专注的盯着自己的股间,眼睛一眨不眨。

 她芳心又羞又急,张口言,可是又不知该说什么,直羞的晶莹的泪珠顺着光润白的玉颊滚滚下。

 “夫人,对不起…”任逍遥嘴里喃喃有词,紧绷的神经和身体再也忍耐不了了,他将韩夫人的两条玉腿抗在肩头,部使力,进入到一片柔软中的凹陷处。

 “嗯…”韩夫人咬紧嘴里的抹着,含满眼泪的美眸透着复杂神色,柔美娇躯瞬间全身绷紧,轻轻颤动。真是一个上尤物啊!任逍遥房事经验并不丰富,他多的只是理论而已,只在赵飞燕和莲儿两个小丫头身上实践过。

 但是别看韩夫人已经是生育过女儿的人了,可是她的身体却如同少女一般,任逍遥浑身汗水淋漓,那紧缩柔滑的感觉就几乎让他崩溃,成女人的身体果然不是青涩小女孩能够比拟的,现在任逍遥算是彻底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

 下身传来一阵疼痛,虽不强烈,但却不能无视,由于失贞的心理原因作祟,痛楚更是被放大了无数倍,看到韩夫人的俏脸苍白无,娇躯颤抖,体满是密布的晶莹香汗,任逍遥连忙取出了堵在韩夫人樱桃嘴里的素白色抹。韩夫人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知道自己贞洁已然失去,她的泪水就像破堤的洪,无法抑制的宣而出。默默叹息一声,任逍遥看着韩夫人梨花带雨的楚楚模样,心有不忍,现在已经生米煮成饭了。

 就算他再退出去,这韩夫人的贞洁仍然已算是被他夺取了,强行忍住忍耐住继续动作的身体望,任逍遥凑到韩夫人耳边,软语安慰,温言劝说。***

 为了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同时也为了减轻韩夫人身体的痛楚,任逍遥再次张嘴含住了她的酥,一只手攀上另一座香软的玉峰,轻柔地抚摸弄起来。

 芳心被羞意填满,韩夫人霞飞双颊,娇人,但前升起的酥感觉却减轻了合处的痛楚。

 韩夫人默默承受,银牙暗咬,祈祷这疼痛快些过去,渐渐的,香汗布满了整个赤的娇躯,她突然开始有了想扭动身体的冲动,嘴里也莫名的想要发出一些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声音。

 甚至,她突然有了让任逍遥不要再静止不动的想法。韩夫人垂目看向任逍遥,他跑仍然专心的在两座白玉峰上连忘返,但从那一头汗水和紧张的表情来看,他也忍得很辛苦。

 她银牙暗咬,无论如何自己也已经不再是清白之躯,无颜去见自己的夫君和女儿了…任公子这些年来,不管现在做了什么,他救了自己,终究是个好人,既然已经失身于他…心意渐定,韩夫人声若蚊鸣般轻声道:“任公子,我叫郭君怡…”

 任逍遥抬起头来,看见韩夫人晕红双颊的看着自己,将自己闺名相告,若不是他穿越后耳聪目明,怕是听也听不到的,但在他耳里就犹如宣读的圣旨一般,他激动地吻上韩夫人的樱,柔声道:“君怡…”

 郭君怡美眸羞闭,贝齿轻咬芳出一幅楚楚可怜任君采撷的娇态。任逍遥开始挪动下身,刚一移动的快些,韩夫人便忍不住呻了一声,旋即红着脸又咬住了嘴

 呻里痛楚已然少了很多,任逍遥微微宽心,解开缚住她双脚的绳索,捏住郭君怡的一双小脚,架在肩膀上…郭君怡垂目望去,只见被抬高的粉间,一来二去间她情不自地娇呼连连浑身酥麻,痛楚的感觉不知不觉却已轻了许多。

 任逍遥放下心来,侧头吻上一只玉足,郭君怡心中只觉得令她浑身酥软的感觉愈加浓厚,若不是女儿就在旁边,怕是要忍不住扭动合任逍遥的动作。

 一阵羞惭袭上心间,丈夫的模样彷佛在眼前闪过,但马上被下身传来的有力的冲击轰击得支离破碎。郭君怡咬紧下,但却不知鼻子里发出的那哼声听起来更加销魂。

 “君怡…君怡…”任逍遥开始呼唤着身下的丽人,过来人的郭君怡当然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芳心娇羞间,灼热的元猛地泻出。

 “啊…”郭君怡长长的呻了一声,娇躯一软,了身子。任逍遥息着伏在她身上,静静地没有说话,当他终于想到这里并非只有自己两人的时候,蓦地抬起头来。

 只见周恒似笑非笑的看着子,而韩佳人却已不知所踪。周恒脸上泛着病态的嫣红,温言笑道:“这个女人是你的了。”

 任逍遥闻言还来不及高兴,心中一惊,郭君怡可是有丈夫的人,周恒把她赐给我,岂不是说他的丈夫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任逍遥深口气,语气尽量平静道:“谢皇上。”

 任逍遥想要起身,可是自己现在这赤身体的模样,刚才还不觉得,现在被一个大男人这样盯着看,实在是感觉有些尴尬。

 周恒似明白任逍遥的顾虑,站起身来走出御帐,声音在离去前传来道:“你刚才的表演很精彩,朕会好好赏你的。”

 表演很精彩?任逍遥听了周恒的话,眼睛走绿了,老子又不是演A片,你他妈的喜欢看别人男女爱,难道是变态不成?周恒离去后,任逍遥急忙起身,他没有唤醒在高中昏厥过去的郭君怡。

 而是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给她披在身上。任逍遥抱着郭君怡走出御帐,门外的侍卫目不斜视,对他视而不见。

 回到自己的营帐,任逍遥走进房间之中,一抹动人的背影映入眼帘。她背对自己,垂首坐在椅子上,青丝如墨,白衣胜雪,纤体玲珑,一股楚楚可怜的气质从那背影之上透出来,任逍遥脚步微微一顿,虽然见不到女子的正面,可是他已经认出对方是谁。韩佳人听到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身体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任逍遥将郭君怡放在上,拉过被子,盖住她成体,其实在任逍遥抱她的那一刻,她已经醒了。

 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适才继续装睡,不愿睁开眼睛。走到韩佳人身后,伸手隔着那丝滑的衣衫按在她的肩膀上,韩佳人柔若无骨的娇躯微微一僵,复又放松了下来。  m.WUyyXS.coM
上章 江山娇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