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茹母含新 下章
第六章、嘻闹
 妈妈夸张的笑声,不仅冲散了刚才超过道德尺度的靡氛围,也打消了我从得知了身世秘辛后,就一直纠结、气愤,郁闷的心情。

 我这时指着妈妈那还沾着些许的发丝,讪讪地说道:“妈,对不起,刚才没忍住…你…要不要到浴室清理一下?”

 没想到妈妈不答反问:“要不要一起洗个澡?顺便帮妈妈擦背?”

 不会吧!以前妈妈非常矜持耶!现在是什么情况?虽然妈妈用的是问句,但她完全不给我片刻思考及拒绝的机会,直接拉起了我的手走向浴室。

 “妈…妈…这…这样不好吧?”

 “拜托!妈妈帮儿子洗澡很正常好吗!你再啰哩啰嗦,妈妈就…”只见妈妈眼珠子一转,嘴角随即微微上扬,然后把嘴凑到我面前“妈妈就跟你接吻,让你尝尝自己的的味道!”

 “啊!不要!我…我还是帮你擦背好了。”

 “噗哧!这还差不多。”妈妈轻搥我的口“走!一起洗澡啰。”

 虽然说,妈妈帮儿子洗澡是天经地义的事,但那也要看儿子的年纪吧?

 婴儿及六岁以前,要妈妈帮忙洗没话说,但我现在已经是个十七岁,个头比妈妈还高大的大男孩了,如果还要妈妈帮忙,感觉非常彆扭尴尬。

 然而妈妈似乎没有男女有别的意识般,进了浴室后,就在我面前,大大方方地掉了白天穿的那件——黑色无肩平口荷叶边的薄纱小可爱,以及那条不到大腿一半长度的粉红色蓬蓬短裙。

 掉了身上的衣物后,便出那件咪咪的黑色托,以及两侧绑带的粉红色薄纱感丁字

 第一次看到妈妈如此火辣感的穿着,若没有前那两块碍眼的贴,我的鼻血绝对狂不止。

 “小新,你怎么啦?嘻嘻,乖儿子,妈妈好看吗?”

 我情不自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说:“…好…好看。”

 “如果你愿意当妈妈的小男朋友,妈妈可以给你看更多唷。怎么样?”

 我傻楞楞地,看着妈妈前那对硕大的『器』,然后就像是被催眠般,竟随口说出:“好。”

 话刚出口,我顿时回过神,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妈,你…刚才问我什么问题?”

 “当我的男朋友呀,而且你也答应了。”

 我…我答应了!?

 我有答应吗,我怎么不知道?

 “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快衣服,妈妈帮你好好洗个澡…唉——算了算了,还是妈妈帮你吧。”

 我感觉整个思绪瞬间被离,脑袋陷入一片空白,直到我回过神,才发现身上的衣物已经躺在洗衣篮里,并且全身赤地站在妈妈面前。

 这时,只见妈妈也不避讳地掉了托及丁字,然后撕掉了贴,打开了水龙头,边放浴缸的水,边用莲蓬头打我俩的身体,接着就用清香的沐浴涂在彼此身上,然后就从后面抱着我,用她那对32D的酥,上上下下地地磨擦我的背部,同时还将手往前伸,抓住我那又开始起的,轻轻地‮弄套‬着。

 “妈…你…你这是?”

 “泰国浴呀,没试过吧?今天妈妈就让你见识一下。”

 “妈…不行!这样太刺了,我…我会受不了。”

 “是喔,好吧。”

 随着话落,妈妈就从我的背后转到我面前,将一块尼龙材质的浴球递到我面前:“那你帮妈妈刷背吧。”

 我拿着浴球,妈妈也立即转过身背对我。

 见妈妈完全对我不设防,我的双手竟没来由地哆嗦起来,接着便小心翼翼地将浴球贴在妈妈白晳的背脊,战战兢兢刷着。

 “嗯…好舒服呀。小新,不要一直刷背嘛,还有脖子,股都要刷…”

 “喔。”

 藉着墙上的化妆镜,看着妈妈瞇着眼,彷彿享受地舒服模样,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妈,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妈妈睁开眼,看着镜子:“嗯,问吧。”

 “你…你是不是重度伦控呀?”

 “哎唷!你问得这么直接,妈妈怎么回答呀?”妈妈说这句话的同时,我看到她的耳明显红了起来。

 “你只要说是或不是。”我说出这句话时,心跳忽然变得特别快,双手也跟着剧烈颤抖起来。

 妈妈回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又转过头,闭上眼睛对着镜子猛点头。

 “原来如此。”我顿了顿,又继续追问:“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反正…我觉得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做…让我觉得很刺,很兴奋…哎唷,我也不会说啦!”

 妈妈说完这句话,忽然转身抱着我:“小新,对不起。你可能觉得妈妈很,很变态,可是我就已经是这个样子,再也改不过来了。唔…就像同恋一样,他们只喜欢跟同在一起,而我只是喜欢跟有血缘的亲人在一起而已…小新,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妈妈的想法吗?”

 “…嗯。”“那你…你能接受这样的妈妈吗?”

 我叹了一口气,轻声说:“我…我尽量试试。”

 “真的?太好了。”此话一出,妈妈忽然把嘴凑了上来,而我一想到她的嘴里可能还有那噁心的气味,吓得我连忙把头一撇。

 对于我如此无礼的行径,妈妈先是一楞,但很快就明白了箇中原由,于是又漾着开心的笑容,故意在我脸颊亲了一下:“你是妈妈最喜欢的乖儿子。”

 “吼!妈!你很噁心耶!”我厌恶地边擦脸颊边说道。

 “拜托!那是你自己的东西耶!我都不嫌脏,你还好意思嫌!你再嫌的话,妈妈就再把它出来给你吃!”

 此话一出,妈妈还真的蹲下来,抓住了我的就要张口含进去,吓得我股连忙往后缩:“妈,你不要闹了啦!那里还有沐浴耶。”

 “对呴!我差点忘了。”

 就这样,我们母子俩在浴室里嘻嘻闹闹好一会儿,才冲掉身上的沐浴,然后一起泡在注满温水的浴缸里。

 搞清楚妈妈的癖好,加上刚才的嘻闹,我的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这时,我坐在浴缸里,让妈妈背对着我,靠在我身上,然后我的双手则是轻轻地抚摸着妈妈柔软又有弹的酥,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随意聊着,而她则是时不时地睁阖眼睛,偶而拨弄一下温水,慵懒地回我的话。

 有一搭没一搭地随意闲聊中,我终于搞清楚了妈妈那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据妈妈所说的版本是,当年她爸爸的体格实强壮,夏天又喜欢光着上身,只穿一条短在家里四处晃,这就让刚进入青春期的她,因为对异的青涩懵懂之事,而对爸爸产生了莫名爱慕的情愫。

 等到她十六岁时,有一天她的妈妈和邻居们,一起参加了七天八夜的『妈祖遶境进香团』,而她爸爸在老婆不在的第一天晚上,因为和朋友在外面喝了一顿花酒,回到家后就藉着几分酒意硬上她,夺走了她的‮女处‬之身;等到隔天酒醒后,才知道自己做了错事,但也因为这样,加上她对爸爸也有好感,于是两人乾脆将错就错,就这样搞在一起。

 她妈妈不在哪几天,两人几乎都在上度过,之后食髓知味的他,更是三不五时就想办法,找机会和她在一起,没多久就因此怀孕。

 她爸爸为了掩饰当初禽兽不如的行径,于是就找了那个男人娶她,让我有个名正言顺的身分。

 等到妈妈生下我,坐完了月子,那个人又开始不安份起来,时常找理由找她出去约会,而我那有名无实的爸爸,当然是睁一眼闭一眼,默许老闆不断给他戴绿帽,直到他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才主动提出协议离婚的要求。

 不管是哪个版本,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妈妈在十六岁时失去‮女处‬之身,而且和我那可怜的便宜老爸结婚后,仍然继续和那个男人纠不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妈妈是否有履行夫义务,和我那便宜老爸发生关系?

 当我期期艾艾问起这个羞人的问题,没想到妈妈居然毫不忸怩地直接说:

 “当然有呀!要不然爸爸怎么要求我一直吃那个药?只不过,我和他做的时候,真的没什么感觉,可是跟爸爸在一起就不一样了。”

 正因为这样,当两人离婚,那个人则是利用妈妈一手扶养我长大的机会,先是让她贩卖他成衣工厂的衣服,然后就利用每次取货的时间顺便约会。

 即便妈妈后来赚了钱,有了自己的公司,她也因为长期服用那该死‮物药‬,所产生副作用的关系,换成了她主动找机会上了他的,纾解她那强烈的

 至于我那可怜的外婆,无论她再怎么气愤,但一边是自己的老公,一边是亲生女儿,加上受到『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影响,最后也只能忍气声妥协了。

 “小新,其实我也知道,我这不知羞的行为对不起你阿嬷,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总想找机会和爸爸在一起…所以小新,以后记得要对阿嬷好一点,可以吗?”

 “嗯。”我点点头。

 “好了,泡澡也泡得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

 “喔。”

 我扶着妈妈起身,让她先离开浴缸后,我才慢慢起来;就在我拿着巾擦拭身体时,正对着化妆镜擦头发的妈妈,忽然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道:“小新,你在这里等一下!”

 撂下这句话后,妈妈立即放下了巾,匆匆走出浴室,没多久就拿着手机走了进来。

 “妈,你拿手机干嘛?”

 “拍照留念呀。你们年轻人现在不是很原创玩自拍吗,我们也来玩吧。”

 “什么!你是说,你要拍我的照?”

 “我们可以一起拍呀。”

 “我…我们?”我讶然地看着她。

 “妈妈觉得这样玩好像很刺,很好玩,我们先试试看。”

 随着话落,妈妈就硬拉我到她身边,然后一手拉着我的一只手搂着她的,另一手则是拿着手机,用前置镜头拍下了我们的全身照。

 “嘻嘻,好刺好好玩…唔…我们再多拍几张。”

 于是乎,在妈妈坚持下,我只能配合她的要求,在浴室里摆出各种或亲密,或暧昧的姿势,然后她就将这些靡的画面,留存于手机的记忆卡里。

 拍到后来,妈妈似乎拍上瘾似地,竟然直接把我拖出浴室,然后就在屋子里的每个角落,拍下了我们母子俩一丝不挂的身影。

 当我们回到她的卧房,我斜靠在妈妈上,而她依偎在我怀里,不断滑动手机画面,兴奋得看着我们刚才所拍的照,边看边说:“小新,你这张的表情怎么看起来好呆…嘻嘻,小新,你觉得我们这张像不像一对…偷嚐果的小情侣?…嗯…小新,这张拍得好呀,妈妈好想拿去相片冲洗店放大,然后摆在房间的墙上,这样你出国后,妈妈只要想你,抬头就可以看到你了…”

 “妈…”

 “怎么啦?”

 “…我不知道你原来忍得这么辛苦…害我还误会你,以为你找了其他男人,打算当我的新爸爸…”

 妈妈闻言抬起头,伸手抚摸我的脸颊,柔声说:“没关系,妈妈不会怪你。”

 唔…以我现在的样貌,如果和你一起出去逛街的话,别人根本不会认为我是你妈。其实,我之前总是用我是你的小女朋友,和你开玩笑的时候,其实我内心多渴望你也可以跟我开玩笑说:“那我们乾脆试着交往看看『的话,这样一来,妈妈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你在一起了。”

 面对妈妈那彷彿暗示,彷彿告白,又希冀告白成功的复杂眼神,蓦然想到了之前的点点滴滴,以及妈妈那世人不容的怪异癖好…我抿着嘴考虑了好一会儿后,便故作镇定地说:“许淳茹,要不要跟许奕新交往看看?”“啊!什么!?你说什么?唔…可以吗?”妈妈眼眶里泛着泪光,以呜咽的语气说:“嗯…小新,如果你不愿意,不用觉得妈妈可怜就勉强答应。不管怎么样,你都是妈妈的好儿子。”

 “妈,”我大胆地搂着她的肩膀,在她额头亲吻一下“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女人,你都是我最爱的妈妈。”

 “所以?”

 “唔…就当我陪你玩角色扮演游戏啰。怎么样,要不要试试看?”我对她眨了眨眼。

 “嗯,那就试试。”妈妈点点头,随后又低着头,伸出食指在我的口边画圈,边含糊不清地嗫嚅道:“那…要不要先试试那个?”“哪个?”

 “…偷…偷嚐果。”

 “呃…那要不要先跟我妈说?还有问她,我要不要戴套子?”“噗!哈哈——”妈妈边笑边轻戳我额头“你妈刚才传LINE给我,她说,希望我可以让你在我的里无套中出。”“噗——哈哈哈…妈!你太搞笑了吧!”

 “哼,谁叫你先破坏气氛!”

 “唔…对不起…”我顿了顿,才继续说:“那我现在该怎么做?”“你真的没和女生做过爱?”

 “我对洋妞没兴趣。”

 “这样呀…”妈妈说到这里,忽然沁起了莫名的笑意说:“这么说来,你还是童子啰?唔…嘻嘻,妈妈可以吃到儿子的童子耶。嗯…这么有意义的时刻,我得记录下来。你等我一下。”  M.wuYyxs.COm
上章 茹母含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