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茹母含新 下章
第四章、心结
 我们祖孙俩,一前一后走出了这片透天厝社区,来到了以前经常带我来游玩闲逛的小公园,他找了一张长椅坐下,接着从上衣口袋掏了一菸递给我。

 我漠然地推开他的手:“阿公,我不菸。”

 “嗯…不菸好。其实阿公也知道菸不是什么好习惯,只是一直想戒但总是戒不掉…”外公边说边点起了菸;当他吐出了浓厚的烟雾后,才缓缓开口道:“小新,不管阿公等一下说了什么,你都不要惊讶,更不要再对你妈妈恶言相向。欸——这件事说起来,阿公其实要负大部份的责任…”

 接下来,在外公边云吐雾,边说出了那段陈年往事后,我终于搞清楚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那个抛家弃子的负心汉,根本不是我的亲生父亲,我真正的爸爸,竟然是眼前的老头子,也就是我妈的——亲生父亲!

 当我得知这个爆炸的秘辛当下,我想,我的嘴巴就像是中元普度时,供奉在各大庙宇门口的猪公——那张张大的猪嘴般——足以下一整颗凤梨!

 其实,故事的来龙去脉有些夸张,却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

 早在妈妈十五岁时,不知哪筋不对,居然喜欢上了她的亲生父亲,也就是我的外公,之后她某一天就趁她的妈妈——我外婆,和邻居们参加了七天八夜的『妈祖遶境进香团』机会,把自己的‮女处‬之身献给了外公,和他搞起了父女伦——这种败坏社会善良风俗的行径。

 而我那名义上的爸爸郑文强,其实当年是外公的司机兼秘书。据说,他当时对妈妈有好感,只是碍于两人年龄及身份上的巨大差距,所以始终不敢向她表白,直到妈妈不小心被外公搞大肚子后,他为了掩饰这个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的行为,以及给她肚子里的小孩一个正当的名份,便以升官加薪的手段,要求那男人娶我妈为

 当我出生之后没多久,外婆某一天无意中撞见了父女俩的丑事;于是乎,原本还非常疼爱我的外婆,发现我竟然是——他们父女俩搞伦之后生下的『孽种』后,当下恨不得把我掐死!

 想当然尔,我之后也就不受他待见了。

 而我那司机兼秘书的便宜老爸娶了我妈之后,居然仍默许他们父女,暗地里继续维持着这段不可告人的忌关系,直到他在公司里找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才要求以协议离婚的方式,结束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难怪我出生后仍姓许,而不是随着那个男人姓郑;难怪每次外公看到妈妈带我去看他时,他总是这么开心;难怪外婆从小到大,都说我是“阿公的小新”;难怪妈妈和外婆,都说那个男人是好人…

 原来…是我误会他了。

 误会那个和我完全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爸爸”!

 一旦捅破这层窗纸,得知身世的真相后,以往我觉得许多怪异不合理的事情,全都有了合理解释。

 不过…看着眼前头发皆白的老头子,我一时间真不晓得该怎么面对他?

 我以后该继续称呼他阿公呢,还是…爸爸?

 “小新,阿公…嗯…其实从我三年多前因为要用‮物药‬控制糖病,已经没办法『起揪』了…可是你妈还年轻…嗯…小新,你可不可以答应…答应我,唔…代替我…继…继续照顾你妈?”

 “嗯?阿…呃…你…什么意思?”我一时间还不晓得,应该怎么称呼他比较恰当。

 “吼!学校没有教这个吗?你不要跟我说,你还是一个从没碰过女人的『童子』?”

 搞清楚他的意思后,原本还心平气和的我,忽然涌起莫名地怒意,于是我当下忍不住对他大吼:“干!我…我哪像你这么不要脸,连自己的女儿都敢碰!

 干破你娘老掰!”

 愤的咆哮声未落,我己『噌』地从长椅上跳起,直接向外冲了出去,完全不理会身后对我大喊的老头子。

 发足狂奔不知多久,感觉整个肺叶似乎燃烧起来,大脑也因缺氧而逐渐变得一片空白。

 碰!

 身体与地面接触,原本毫无意识,如行尸走般的我,就在身体传来剧烈痛楚下,瞬间清醒过来。

 我直接在大马路上仰躺成大字型,大口大口地气,可是脑海里却一直萦绕着阿公…或者我应该叫他爸爸的老头子,刚才跟我说的“家丑”

 没想到,那个老头子搞自己的女儿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敢怂恿我,要我帮他“照顾”我的亲生母亲?!

 这算什么?

 父死子继?

 克绍其裘?

 唔…那个老头子还没死,好像不适合用这些成语。

 干!不管什么狗成语啦,总之我怎么都想不通!

 难道这世上…真有这么禽兽不如的父亲?

 刺耳的喇叭声在耳边骤然响起,原本想一死百了的我,身体却下意识地朝路边飞快翻滚,堪堪躲过了与我飞快擦身而过的车辆。

 “干!开车开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呀!”我坐在路边,捂着疼痛的口,盯着对方的车尾灯大骂。

 骂骂咧咧了好一会儿,心中的怨气与愤懑,似乎也因为得到尽情宣而舒服许多。

 “喔!好痛呀!”

 看着两臂外侧擦破皮的伤口,在那钻心的痛楚后,随之而来的,便是那有如针扎般地刺痛。

 然而身体的疼痛,根本远不及我内心的揪心刺痛。

 一想到我是妈妈和她亲生父亲结合后,不小心搞出来的孽种、怪胎…我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该恨他们吗?

 我认为,我的确有这个权利!

 不过静下心想想,一想到妈妈一个人,辛辛苦苦拉拔我长这么大,又心甘情愿,并且花费大量金钱,还不求任何回报地让我到国外学习…相较其他家境贫寒的同学而言,我可说是过得幸福快乐。

 至于那个老头子嘛…唔…陡然想起了刚才骂他的那些话…其实我说的也没错呀!

 他本来就是干了我娘的老掰,我妈才会生下我这个——父女伦后的孽种嘛。

 可是话又说回来,我娘的『老掰』…应该不会变成已经又黑又松的『黑木耳』吧?

 咦?我怎么会想到这个?!

 刚冒出这个念头,我的脑海便不由自主地浮现了,几个小时前在家门口,不经意看到妈妈那香旎的春光,令我原本垂软的,居然又“蹭”地瞬间硬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

 难道说…伦也会遗传?

 想到这里,我的背后蓦然沁出一身冷汗。

 转身一看,发现身后恰好是一家连锁便利商店,于是我忍着身上的痛楚,一拐一拐地走进店里,打算买瓶冰冷的饮料,稍微冷却这份燥动紊乱的思绪。

 随便拿了一瓶可乐走向柜台时,店里的音响设备,陡然传来DJ充满磁的温暖嗓音:“各位听众,接下来将为您播放一首与月光有关的歌曲,与听众们度过这月圆人团圆的温馨佳节。听众朋友们,我们就一起欣赏,由许美静演唱的《城里的月光》。”

 我原本只想拿饮料付钱走人,但一听到熟悉的前奏响起时,我就像着了魔般,拿着饮料来到靠近大马路的落地窗前的位子坐下,边小口啜饮可乐,边听这首充满温馨氛围的疗癒歌曲。

 “每个心上某一个地方,总有个记忆挥不散。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总有个最深的思量…”

 在温暖动人的歌声中,我的手指也随着节拍轻叩桌面,闭着眼睛,轻声地哼唱起来。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守候他身旁,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若有一天能重逢…”

 当我以第二部的合音方式,轻哼着最后一句:“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时,耳边陡然传来熟悉的女声唱出这句歌词的主音。

 我闻声睁眼转头,就看见妈妈那泪痕未乾的眼睛,以及沁着慈祥笑意的年轻俏脸。

 我诧异地看着她,惊疑不定地轻呼:“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爸爸跟我说,你一个人跑回家时,我就急着开车回家,可是到了家之后,发现你还没回去,所以我就又开车出来找你,结果经过这家便利商店时,正好看到你一个人坐在这里。臭小新,你让妈妈担心死了!啊!你怎么受伤了?”

 “妈,对不起…”

 道歉的话甫出,我蓦然想起,应该说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她吧?

 但我已示弱在先,又看到妈妈担心不已的神色,即便再怎么愤怒,也发作不起来。

 这时妈妈似乎无暇理会我的道歉,迳自在店里的层架,拿了一些外伤药品及棉花,纱布等用品,到柜台结完帐后,便回到我身旁,二话不说就拉起了我的手臂,动作轻柔地清洗伤口,上药,包扎。

 我默默地看着妈妈为我所做的一切,但此刻的心情可说是五味杂陈。

 唉——虽然我的真实身世,是妈妈这一生最大的污点,但不可否认,她对我所付出的关爱与养育,和世上一般的妈妈并没有两样。

 小时候做错了事,她一样会打我骂我,但如果我平时表现好,功课不用她担心,她也不吝给我最大的奖励,哪怕是超出她能力范围的要求,她也会想办法尽量足我。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在乎我的身世如何呢?

 “好了。以后走路小心一点。”收拾好剩余的急救用品,妈妈抬头凝视我片刻,忽然伸手摸摸我的头,随后拍拍我的肩膀,并且以带着几分歉意的语气,柔声说:“小新,我们回家好好谈谈吧。”

 我看着妈妈,内心纠结挣扎了好一会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好吧。”

 我和妈妈一前一后上了车,一路无语地回到家里后,妈妈一进门便转身扑进我怀里,紧紧抱住我的,边哭边说:“小新,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我不知所措地楞在原地,双手更是不晓得该放在哪里;待妈妈的哭声逐渐停歇,我才期期艾艾地说:“妈…你…我…我们…”

 “嗯?”妈妈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看着自己,随后便放开了我,接着又主动拉着我的手,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并肩坐下。

 “小新,嗯…你…他…唔…他是不是都告诉你了?”

 “嗯。”“那…你能原谅妈妈吗?”

 我漠然地摇摇头,随即开口说:“妈,我想喝酒。”

 “好呀,你想喝什么?啤酒还是红酒、烈酒?”

 “呃…妈,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而且我还没满十八岁…”

 “拜托!你之前不是才跟阿公阿嬷说,你快满十八岁了吗?再说,我们在家关起门来喝,根本不用担心警察临检。你呀,真该跟爸爸好好学学。”

 “学什么?学他不知羞,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敢碰!?”

 说出这句话,我己感到无比后悔,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再也无法收回。

 不知所措地瞥了妈妈一眼,只见她惊愕地看着我,随后又摇摇头,便迳自走向厨房,从冰箱拿出了两罐啤酒后,很快就回到了我身边坐下。

 “喏,陪妈妈喝一点吧,要不然我真的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跟你谈。”

 打开了拉环,狠狠灌了一大口啤酒,那股冰凉又带点苦涩的口感,在我口腔里瞬间蔓延开来,很快便驱散了那股莫名又烦躁的情绪。

 在酒作用下,我终于鼓起了勇气,看着妈妈,说:“妈…你…你真的跟他…然后…生下我?”

 “嗯。不过我不后悔。”妈妈以坚定的语气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我爱他。”妈妈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接着说:“虽然一开始我不是自愿的。”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得瞪大眼睛,惊疑不定地看着她,说:“咦?什么!?

 可是他说,当年是你主动勾引他耶!”

 此话一出,即见妈妈愕然地瞪大眼睛,但随后又摇摇头:“唉——算了!当年不管谁勾引谁,反正我和他做了这种不名誉的事,又不小心有了你,所以不管我怎么否认,但事实就是事实。我总不能把你再回我肚子里,然后装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妈妈说到这里顿了顿,转过头紧盯着我片刻,又喝了一大口酒之后,才继续说:“小新,不管你原不原谅妈妈,可是妈妈希望你不要把对我的恨意,连带牵扯到阿公和阿嬷身上,可以吗?毕竟他们再怎么说,都是我的亲生父母。”

 “妈…其实…”我低着头考虑了片刻,之后又一口气灌了将近半罐啤酒后,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用我最诚挚郑重的语气说:“我听到这个秘密时,真的吓了一大跳,而且对你们所做的事感到非常愤怒。不过后来在便利商店时,静下心想想,既然你都把我生下来,又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还送我到国外求学,我…我觉得能够当你的儿子,是我这一生最幸福的事。只是…”

 “只是什么?”

 “唔…你知道你最爱的那个爸爸,刚才对我说什么混帐话吗?”

 “什么话?”

 “他…他居然…居然要我…要我…要我跟你那个。”

 “哪个?”

 “就…”我紧握着拳头,近乎咆哮地大叫:“就是要我和你搞伦啦!”  M.wuYyXs.COm
上章 茹母含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