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茹母含新 下章
第三章、秘密
 一时间,过往的记忆犹如水般,在我心底潺潺而过;脑海里不断闪动的片断画面,令我的思绪顿时变得紊乱不堪。我仔细回想,才发现妈妈自从我出国留学后,情忽然变得特别古怪。

 嗯…应该说,从我上了国二开始,她对我的态度就开始出现了变化,只是我以前一直忽略了而已。

 抚平凉被与单上的皱褶,我来到妈妈的衣橱前,伸出颤抖的双手拉开了门板后映入眼帘的,是各种感火辣款式的女衣物。

 由于妈妈以前在夜市摆摊卖衣服,而那些服装,几乎都是走年轻且前卫新的路线,而她又经常将这些衣服穿在身上,把自己当成招揽生意的活广告,所以我即使看到满橱子的清凉感衣物,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我打开衣橱的主要目的,当然是看看这里面,会不会出现『不明男』的衣物,结果翻找了许久后,仍未发现任何相关的证据,令我感到无比地欣慰,可是又有些莫名地失落感。

 轻轻关上衣橱的拉门,我仍不死心地翻遍整间卧室,期待能发现强而有力的『关键证据』。

 找了许久,当我打开头柜下的抽屉,看到里面摆放着各种款式及尺寸的成人玩具后,我的脑袋便瞬间“轰”地陷入一片空白。

 “小新,你在我的房间里干什么?!”

 “啊!妈!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你!啊!你手上拿什么东西?”

 这句话言犹在耳,妈妈已快速冲过来,冷不防抢走我手里的跳蛋,同时飞快地关上了头柜的抽屉。

 “呃…妈…我…”我低着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许奕新,你说!你为什么要进我的房间,还动我的东西?”

 看到妈妈严厉的神色,我更不敢说话了。

 “你说话呀!为什么要开我的抽屉?”

 “我…”

 “我什么我!快说,为什么要进我的房间动我的东西?”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我终于下定决心,把心一横,紧握着拳头,盯着妈妈凌厉的目光,说:“我不要你随便找个男人当我的新爸爸!”

 “嗯?”妈妈听到这句话后明显楞了一下,随后便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还不是因为那些吊挂在浴室里的‮趣情‬睡衣。”

 “唔…”只见妈妈的脸上,忽然浮起两朵臊羞的红霞,期期艾艾地看着我,说:“那…那是厂商提供的样品…因为我打算…进军这块市场…”

 “你骗人!如果是厂商提供的样品,为什么有的已经洗过有的却没洗?”

 “咦!你怎么知道?”

 “啊!我…”这下子,轮到我一时语,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这时,只见妈妈将刚才从我手里抢走,尚未收进抽屉的跳蛋回我手上,然后匆匆走出房门;没多久她又回到卧室里,脸上则是漾着促狭的诡谲笑意问我:

 “小新,你刚才在浴室里干什么?”

 “就…就洗澡呀。”

 “那为什么浴室里,有两件还滴着水的女内衣挂在墙上,可是你自己的内衣却没有顺手洗一下呢?”

 “呃…我…”

 只见妈妈坐在我旁边,再次抢走了跳蛋,从容不迫地放回抽屉,接着就紧盯着我的眼睛,说:“老实跟妈说,你刚才在浴室里,除了洗澡外,是不是还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由于国三时,有一次因为拿着妈妈的内衣打手打到忘我,结果那天好死不死,我竟然忘了锁上浴室的门锁,于是就被前来『关切』的妈妈撞个正着,吓得我以后就再也不敢做这种事…没想到今天只是一时心血来,又被妈妈来个『人赃俱获』…这时我也知道再怎么辩解也没有用,只好心虚地低下头,嗫嚅地说:“妈…我…”

 出奇地,妈妈这次没有板着脸孔教训我,反而漾着诡谲的笑意说:“小新,告诉妈,刚才你…你做那件事时,心里想着谁?”

 “啊!呃…我…我没有…”

 “嘻嘻,傻儿子…如果你有女朋友了,看你喜欢哪一套就拿去吧。嗯…还有,以后不要再躲在浴室偷偷做那种事了。”

 “呃…妈,这些衣服的尺寸,对外国人来说都太小了啦。”

 “哦?这么说来,我的小新了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美眉啰?”

 “呴!妈,我要说几遍你才听得懂!我没女朋友啦!”

 “那总有个心仪的对象吧?要不然你刚才…”

 “呴!好啦!我知道我刚才做的事不对,问题是,要不是你把那些衣服挂在浴室里,让我以为你穿这些衣服讨好你的男朋友,我…我也不会…”说到这里,我看到妈妈惊愕的神色后立即闭上嘴巴。

 静谧且尴尬地压抑气氛持续了好一会儿,只见妈妈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轻拍我的肩膀,柔声说:“嗯…我们先到阿公家吃饭吧,他知道你要回来过中秋节,一直叫我赶快带你去看他呢。”

 虽然我不理解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妈妈,怎么一下子又变得这么温柔慈祥,不过我这时也不会白目到深究其原因,于是我也顺着台阶下,立即乖巧地应了声:

 “哦”便跟着妈妈走出房门。

 外公的家,距离我家并不算远。

 妈妈当初买房子时,就考虑到可以就近照顾他们,也可以请他们在她忙着自己事业时,可以顺便照顾我,所以她物了许久后,终于找到了离外公家约十五分钟车程的透天别墅。

 驱车来到外公家,外婆正坐在门口与邻居闲话家常。当她看到我们的车时,仍一如往常地只是淡淡地看了车子一眼,便继续跟邻居闲聊。

 不知为什么,别人的外婆特别疼自己的孙子,可是我的外婆,从小到大对我的态度始终是冷冷淡淡,反而是外公,经常买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好玩的玩具给我玩,就连现在摆放在我家的钢琴,听说还是外公当年全额赞助买给我,当做是送我的生日礼物…据说,外婆当年为了此事,还跟外公大吵一架。

 这种陈年往事,又属于捕风捉影的八卦,我当然不明白真相为何,但从我懂事以来,外公和外婆的感情一直不好,却是邻里皆知的事情。

 我有时也很纳闷,既然他们两个感情这么不好,为什么不早点离婚,各自寻找下一个春天?

 当然,这些事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老一辈的事,就算我想管也管不着。

 尽管外婆对我态度冷淡,但我一下车还是出了笑脸了上去:“阿嬷,我回来了。”

 “嗯。”外婆点点头,目光轻轻地瞟向了妈妈“你先带小新进去吃饭,我跟阿市再聊几句。”

 名叫『阿市』的老妇人见状,立即识趣地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也该回家准备晚餐了,晚一点有空的话再来找你。”

 “嗯,那我晚一点再找你『开讲』。”

 外婆凝视邻居急忙起身离去的身影好一会儿才转过身,也没招呼我们母子俩,便自顾自地进了家门。

 妈妈和我对视了一眼,也默不作声地跟在外婆身后。

 “阿贵,阿茹带你的小新回来了。”

 听到外婆大嗓门地喊叫声,外公很快就来到了客厅。当他看到我之后,随即咧着嘴,开心笑道:“呵呵呵,我的金孙仔,长这么高啦,快过来让阿公好好看看…”

 “阿公。”

 外公出关爱的眼光看着我,同时拍拍我的肩,说:“不错,不错,我的金孙仔长得又高又壮…对了,你这次回来多久呀?”

 “十天,之后就要回去准备期末考了。”

 “这么快!?”

 见外公略显失落的神情,我不得不向他解释:“阿公,我光来回坐飞机的时间就要两天,而且学校也不能请太长的假…”

 “没关系,”外公看似不在意地挥挥手,打断了我的话“课业比较重要。

 等你毕业后,阿公希望可以在国家音乐厅,看到你当个最的指挥家,表演给全世界的人看。”

 知道外公根本不懂指挥家跟音乐演奏家的区别,所以我也懒得跟他说明,只好随口敷衍他几句。

 站在我身旁的妈妈,则是找了个恰当的时机话道:“爸,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你们祖孙俩再好好聊聊。”

 “喔,对对对,先吃饭。我有叫你阿嬷煮了你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待会你可要多吃一点,才能长得跟阿公年轻时一样又高又壮。”

 外公说完这句话时,我的眼角余光却在不经意间,捕捉到妈妈脸上那一闪即逝地微怵神情,令我当下疑惑不已,不过碍于长辈在场,我只好佯作不知,打算回家后再找个机会问妈妈。

 不晓得为什么,每次外婆只要和我们母子俩同桌吃饭,她的脸色总是特别难看,要不然就是随便扒两口饭就匆匆下桌,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等我们吃后才独自收拾桌上的碗筷。

 以前妈妈曾主动到厨房帮忙,可是总被外婆叫出去,说她比较习惯一个人做这些事,所以不需要任何人帮忙。久而久之,妈妈也不再执意当个贴心乖巧又懂事的女儿,就这样让外婆一个人在厨房里忙进忙出。

 今天一如往常,等到我们吃后,外婆又一个人上前收拾碗筷。原本按照以往的习惯,我应该会把碗筷一丢,就跟外公到客厅边看电视边聊天,但可能是受到刚回家洗澡时,发生了『打手被抓包』事件的影响,令我尴尬得不想一直面对妈妈的关系吧,以至于我看到外婆开始忙进忙出时,不口说:“阿嬷,我帮你收拾。”

 外婆诧异地瞟了我一眼,接着竟出奇地轻点头,然后就空着手转身走向厨房,而我则是端着残留着汤汤水水的碗盘,乖巧地跟了上去。

 说实在话,以前外婆和我的关系虽然称不上『形同陌路』,可是和其他一般人的印象中『阿嬷疼孙子疼到心坎里』的情形又相距甚远,因此端着大大小小的碗盘到厨房后,我又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于是乎,我只好默默地清洗着水槽里的餐具,而外婆则是面无表情地,将清洗好的碗盘擦乾净后归位。

 “好了,新仔,你出去陪阿公他们吧,剩下的阿嬷弄就好。对了,你要出去的时候,顺便把那盘水果端出去。”

 我看着外婆忙碌的佝偻身影,不知为什么,竟没来由地口说:“阿嬷…我想问你一件事…”

 “嗯?”

 “你…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外婆抬起头瞅了我一眼,忽然伸手抚摸我的脸,说:“唉——阿嬷怎么会讨厌你,再怎么说,你都是我的乖孙呀!只是…欸——要不是那个『不速鬼』不晓得被什么『魔神仔』附身,竟然随便搞…算了,你出去吧。”

 “呃…阿嬷,事情都过这么久了,我也对他没什么印象了,你…”此话一出,原本神色平静的外婆,忽然像发了疯似地,对我厉声咆哮:“什么对他没印象!你现在就到外面好好问最疼爱你的阿公,看他当年到底做了什么『见笑歹』!”

 话声甫落没多久,即见妈妈匆匆走进厨房里,柔声说:“妈,怎么啦?小新又做了什么事让你生气?是不是不小心打破碗盘?”

 “我不是对他生气,我是气你!阿强那么好的男人你竟然不好好把握,居然不要脸地跟恁祖妈抢…哼!”我听得一头雾水,但妈妈却惊恐地瞟了我一眼,随即以焦急地语气对我说:

 “小新,你先出去,妈妈跟阿嬷说几句话。”

 “没什么好说的!新仔,这件事憋在阿嬷心中已经十几年了。既然你想知道阿嬷为什么总是对你不好,我现在就跟你说,你妈当年…”

 话刚出口,妈妈已红着眼眶,以哀求的语气说:“妈,我知道当初是我不好,求你不要说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公也走进了厨房。当他的目光扫过母女俩,又瞅了我一眼后,居然对着外婆大吼:“阿红,你们到底在吵『三小』啦!我的金孙难得回来一趟,你有必要给他脸色看吗?”

 “你还好意思说!许文贵,我告诉你,他是我的金孙,不是你这『夭寿骨』的!你让阿强揹了这么多年黑锅,你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咦?现在又关我那不负责任的爸爸什么事?

 当年不是因为他在外面搞女人,所以妈妈才和他离婚吗?

 问题是,为什么两人离婚后,不但妈妈说他是好人,现在外婆也说他好,还说他帮外公揹黑锅?

 难道说,爸爸外遇的那个对象,其实是外公养的小三?

 可是,这也不合理呀!

 因为外婆刚才说,妈妈不好好把握爸爸,居然跟她抢…?!

 难道是外婆当年也看上了爸爸?

 这也不对呀…

 虽然外公十八岁时娶了和他同年纪的外婆,并且隔年就生下了妈妈…如果按照这个时间推算,那么妈妈十六岁时,外婆已经三十五岁了,而爸爸当时的年纪才二十七岁…照理来说,他应该看不上年纪比他大这么多的老女人吧?更何况,据说当年爸爸外遇的对象,是一个小他五岁多,而且在同一间公司工作的狐狸

 怎么想,我都无法想像亲生母女,居然可以为了那个负心汉反目成仇,而且还一直记恨到现在,甚至连无辜的我都被卷入其中?!

 想到这里,我的目光偷偷扫过在场的三人,发现外公虽然一脸愤怒,但他的目光却在母女俩之间不停游移;而妈妈这时则是不发一语地低头饮泣,外婆则是不甘示弱地,直视外公那始终飘忽不定的闪烁目光。

 为了解开存在心中多年的疑惑,我也顾不得眼前的气氛有多火爆,直接大声问道:“阿公,阿嬷,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新,你不要问了,先出去。”

 “乖孙,你不要听你阿嬷说,快出去,这里没你的事。”

 “哼!我说!你自己干的好事还怕人家说!小新,阿嬷跟你说…”

 “不要说!”外公跟妈妈居然异口同声地,打断了外婆的话头。

 面对三人如此异常的行径,我顿时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惊天之袐,而且明显跟我有着重大的关系。

 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便不管不顾地走到外婆面前,说:“阿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原本还一脸怒容的外婆,这时又变得犹豫不决。

 “阿嬷!”我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妈,求你不要说!”妈妈忽然跪在地上,泪眼婆娑地哀求着:“呜…妈,小新年纪还小,我拜托你…你不要说好吗?”

 原本我还心疼妈妈过往的遭遇,可是看到妈妈居然不惜下跪,央求她的亲生母亲保守某个秘密的行径,更令我急着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因此,我看到妈妈如此可怜的模样后,不仅没有上前扶她,反而对着她大吼:“妈!我都快满十八岁了!我想,我应该已经有权利知道这个秘密了吧,更何况,这件事…是不是跟我有关?”

 “呜…小新,你不要再问了!妈…妈对不起你。”

 “我不要你跟我说对不起,我只要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愤怒地对着妈妈大声咆哮,没想到一向疼我疼到骨子里的外公,居然冲过来,狠狠地搧了我一巴掌。

 啪!我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老人,而他先是一脸恼怒,随即又后悔不迭地瞟了瞟他的手掌,最后则是不知所措地看着我。

 这时,一向对我冷漠的外婆,竟出奇地来到我身边,像是母护小似地把我拽到她身后,愤怒地对外公大吼:“许文贵!你凭什么打我的金孙!自己做了『见笑歹』不反省就算了,居然还敢动手打我的金孙?!你…你…恁祖妈今天就跟你拼了!”

 随着话落,外婆竟然上前拉住了外公的衣服,并抡起了满是皱褶的老拳朝他身上招呼;而原本跪在地上的妈妈,一见她的双亲说打就打,便连忙站起身,横到两老之间劝架,而我则是傻楞楞地捂着脸颊,不知所措地看着夫失和,大打出手的火爆场面。

 “妈,你有话就好好说嘛。”

 “不要脸的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事!要不是顾及金孙的面子,恁祖妈也不会『掂掂』看着你们来!”

 “你这『肖查某』说什么『懒趴话』!恁爸早就不会『起揪』了,你居然还在这里随便『练肖话』!”

 “妈…我…我真的很久没跟爸在一起了…你要相信我跟爸呀!”

 此话一出,三人竟不约而同的停下手;而原本傻楞楞看着眼前成一团的我,听到妈妈这句惊人之语后,思绪则瞬间陷入一片空白。等到我渐渐回过神,才发现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我身上。

 “妈…你…你…你刚才说什么?”

 “唔…小新…我…”

 我的视线在三人身上飞快扫了一圈,最后停在外公身上,问道:“阿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呃…咳…咳…”见外公的眼神心虚闪烁,久久不语,我便紧盯着外婆的眼睛,问她:“阿嬷,你可以告诉我,刚才妈妈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外婆言又止地看着我,最后则是双手用力一甩放开了外公,冷哼一声,说:“哼!你还是自己去问这个不要脸的『查某鬼仔』吧,这种『吓西吓醒』的『见笑歹』,阿嬷实在说不出口!”

 “妈…”我直视妈妈那双哭得红肿的泪眼。

 “欸——新仔,”外公忽然轻拍我的肩膀“不要为难你妈了,还是由阿公告诉你吧。唔…我们到外面走走?”

 尽管他用询问的语气问我,可是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背着双手迳自走出了厨房,而我瞟了外婆和妈妈一眼后,便紧跟外公的脚步而去。  m.WUyYxS.coM
上章 茹母含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