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福不浅 下章
248、保镖
 中国人有个传统,到了年关时,结婚的人特别的多,我们村里都是这样的,基本上结婚都选择节前一个月左右。据说是因为年关是冬天,冬天新郎新娘两颗火热的心加上两具干柴烈火一样的躯体拥抱在一起感觉会更佳,房之夜会更热烈,生男孩的可能都大多了。不过,我没有认真考证过这种说法是否真实,但我的兄弟米糠确实选择在了年关和杨欣完婚,这不,离他们的房之夜不到一个月了。

 在我们关氏新厂房竣工典礼后的几天,我就资助了米糠几万元钱让他买了房,这也是对他这段时间辛苦工作的一种奖励,这小子还假惺惺地跟我客气了一翻,说什么这是借的以后再还给我,靠!我缺他这点钱?后来我火了,说你丫的爱要不要,不要拉倒,要的话这就是奖励,不存在还的问题,最后,米糠兄弟憨笑了一下,说“哥们!谢了!”

 以后这段时间,这家伙更卖力了,这次厂房搬迁,他和关叔没没夜地干,稍有时间还要请人装修他们的新房,忙得这家伙晕头转向,但米糠兄弟的脸上总是乐呵呵的,毕竟在普通人眼里,他也算成功了,现在他也是有房有车族了,我早就给他配了桑塔纳,没事就带着他的杨欣美女到处兜风,显摆。

 此外,这段时间,由于搬进了新厂房,添置了不少新设备,也新招了200多员工,我们逐渐能够益增多的订单了,如今,仅苏摩尔的固定单子每个月就有500多万,比预期的多了一倍多,外贸订单也是接踵而来,短短一个多月,关氏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不是我们先前准备工作做的好,那根本就对付不了现在这种热火朝天的局面,把个韩总忙得不亦乐乎,不过,她现在也是股东了,前半个月,我把关氏的股份做了一些分配,我的女人们每个人至少有4个点,小霞也有4个点,不过她自己还不知道,就是关叔也是听别人讲的,才知道了,他还说了我呢!说我不该这样糟蹋我老爸的辛苦赚来的家业,后来我问他,说没有这些女人会有关氏的今天吗?最后,他想了想,觉得我还是对的,也就没有说什么了。梓梦和虞梦各5个点,韩总和米糠有3个点,关玲和邓经理各1个点,她们虽没有很强的能力,但对关氏忠心耿耿,这样一来,关氏的凝聚力更强了,大家干劲更足了。

 但这些日子,我的生活却进入了恐慌期,家里的美女们有四个根本不能做了,肚子太大了,怕动了胎气,每天在梓梦体内也只能干憋着在里面,完全不敢动,苏婷也有两个月的身孕了,也不敢太放开和我做了,就剩下个李娜,虽然有时候我们也会跑回家过过瘾,但对于我这样一个有着超级的人来讲,她根本足不了我,每次干的她死去活来,下面都干巴巴的也解决不了问题,就算小霞临时替补一下,但考虑到还不是让关叔知道的时候,次数也很有限,因此,梓梦说,将齐媛转正的事也该提到程上了,梓梦说,每天摸着我钢筋一样的JJ,她好心疼,怕把我憋出病来,但她自己又无能为力,只能干着急,她说,好在媛媛早就喜欢我了,要我找个机会让媛媛干脆到关氏上班,或安排在婷婷的模特队,反正她的身材跟模特也有的一拼,这样的话有两个美女让我干也大差不差了,基本上可以足我的需要了。

 我告诉梓梦,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想先把米糠的婚事给他办好了再说,况且家里四个美女都在3个月左右就要临盆了,没有精力顾及这些,有李娜陪着我也可以了,实在难受我可以练习媚女心经的,梓梦听我这样一说,也没有太坚持。

 这一天,我正在新办公大楼里的董事长室看公司的月财务报表,突然,听到外面非常的喧哗,我拨个电话给保安室问他们到底怎么回事,保安说,有个五大三的黑脸大汉说他是我的朋友,但连我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只拿着一张我的名片,一个字也不认识,所以保安认为,他一定是骗人的,结果,那黑脸大汉就火了,就和保安吵起来了,还要动手。

 我叫保安把黑脸大汉的名字告诉我,两分钟左右,保安打来电话说,黑脸大汉自称叫二愣子,问我认识吗?

 我思考了片刻,猛然响起了当初和李娜去常的路上,误入了一片山林里,遇到了车匪路霸,当时那个很能打的小伙子好像就叫二愣子,当时我还确实给了他一张名片,只是后来回来的时候由于路况很生疏没有找到他们那个村了,也就错过去了,难道是那个愣小子吗?

 我叫保安别为难他,赶紧带他进来。

 不到两分钟,值班保安带着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脸大汉进来了,我坐在老板椅仔细瞧了瞧前面站着的这个黑脸大汉,我一拍脑袋,兴奋地笑道“耶!真的是二愣子,二愣子,真是你啊?来,小李,赶紧给我兄弟看坐”我吩咐保安道。

 保安脸惊讶之,但还是没有忘了执行了我的命令,立即给二愣子搬了把椅子坐到了我的对面。

 这时,二愣子也兴奋地叫道“兄弟,我找的你好苦啊!我从家里出来到现在,我找了你四天了,再找不到你,我就只能讨饭回家了”

 我笑道“兄弟,真对不住你,我们后来回来的时候,找不到你们村了,让你白等这么长时间,既然你现在已经找到了,那说明我们兄弟有缘,你以后就别走了,跟着我干,好不好?”

 二愣子因为刚找到我,喜悦之情仍然挂满了他黑黑的脸庞,这傻家伙眼睛好奇地这里瞧一瞧,那里瞅一瞅,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听了我的话,他笑着直点头,嘴里说道“嗯,兄弟,都听你的,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上次咱干那仗后,我就决定以后要跟着你这样的有文有武的人”

 “行,二愣子,啥也别说了,你吃饭了吗?”我笑问道。说实话,看到二愣子来找我,我真的特别高兴,我从骨子里喜欢二愣子这种敢作敢当,有情有义的憨厚的样子,他让人感到很踏实,让人信任。

 二愣子一听,傻傻地笑道“兄弟,不瞒你说,我肚子快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有吃的赶紧给我来点”

 听到二愣子这样一说,我心生愧疚之感,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饼干出来,递给了他,笑道“二愣子,来,那先吃点饼干,不过在吃之前,先要喝点水,要不会噎着”说着,我赶紧从后面走了出来,给二愣子倒了杯水放到了他的面前。

 就见二愣子早已将饼干盒子拆开了,嘴里也已经了几个饼干,正津津有味地嚼着,嘴里的饼干粉直往外,我忙端起水放到他嘴边,说道“二愣子,别急,慢点吃,先垫垫底,一会儿我叫食堂给你弄点吃饭和菜过来”

 这傻家伙也无暇顾及我的话,一心吃着饼干,最多也就点点头而已,就在这时,李娜敲门而入。

 当她看到坐在我旁边的二愣子时,讶异无比,但她比我强,只看到二愣子半边脸立马就认出了二愣子,她惊喜地叫道“二愣子,你真的来了?”

 二愣子扭头一看,嘴上还沾满了饼干末,他也认出了李娜,笑道“小姐,你好!”说的时候,饼干粉末直,很是可爱。

 “诗侠,还真是二愣子啊!你怎么让他吃饼干啊?多噎人!我去跟他安排点饭菜过来”说着,李娜出去了。

 “二愣子,好点了吗?来,你给我说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拉了把椅子坐到了二愣子的旁边。

 二愣子用袖子抹了抹嘴,笑道“兄弟,我第一天从家里出来,在我们村附近的高速公路上拦了一辆长途车到了你们省城,下车的时候,我一个口袋里的钱又被人偷走了,把我气死了来,我拿着你的名片问人家,你这个地方在哪里,人家又告诉我离省城还好远,要坐班车才能到达,可是因为我不认识字,又上错了车,结果坐到了临市去了”

 “啊?你到临市去了?那再后来呢?”我心里想,这个傻家伙不认识字肯定要遭人骗的,果然,他还真受骗了。

 “后来我在临市到处找往你们这里来的车,我在临市汽车站被一个女的给骗了,谁知道女人还会骗人,那个女的说让我给她100元钱,就把我带到你们这里来,她说你们这里离她们家很近,结果我给了她钱,她上了一趟厕所却溜了,到最后,我拿着你的名片去问车站的人,他们告诉我你们公司根本就不在临市,而是离临市好几个小时的宜市,说我坐错了车来,一个老大妈带着我找到了来你们这里的长途车,我才真正地来到了你们市里,可是到了你们市里后,我找了一天才找到了你名片上的地址,可是里面根本就没有人,我问附近的人,他们说,你们已经搬走了,好多人都不知道你们搬到哪里去了,最后,我问到一个出租车司机,他说她老婆在你们厂里上班,还是你介绍进去的,他告诉我你们搬到这里来了,我又走了几个小时一路问到了这里,但是保安又不让我进去,我才跟他们吵了起来”

 听着二愣子的简述,我暗叹,一个人如果没有文化,不认识字真的很可怜,一般人一天就能找到这里,他却用了四天,还把身上的钱都花光了,被扒的被扒,被骗的被骗,哎!

 “来,二愣子,吃点饭”正聊着,李娜笑呵呵地端着一碗饭一盘菜过来了。

 二愣子忙接过李娜端来的饭,笑着说“谢谢,小姐,你们真好!”我和李娜相视一笑。

 李娜端来的饭很快被二愣子风卷残云般干掉了,他用袖子摸了摸嘴,笑道“了点,兄弟,有什么活让我干,我可以干活了”

 我哈哈地大笑起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二愣子,你什么活都不用干,只要跟着我就可以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保镖了”

 二愣子一听,高兴坏了,笑道“真的啊?太好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我就扁他?”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差不多吧!但二愣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干坏事的,只是有人要害我或者害我的家人时候,你出面保护就可以,你觉得怎么样?”

 “兄弟,都听你的,你对我这么好,一点也不嫌弃我这个人,我跟定你了,谁要敢害你和你的家人,我就跟他拼了”说着,二愣子握了握碗口般的拳头。

 李娜一看二愣子傻乎乎地样子,笑得不得了。

 然后,我领着二愣子上街跟他买了两身衣服,到理发厅给了理了理发,还别说,这小子一打扮显得更精神了,真有点那种打手的架势了,人要衣裳马要鞍啦!包装一下感觉就是不一样。

 回到公司后,我带着他到公司各部门转了转,梓梦她们看到二愣子傻乎乎的样子都很喜欢他,米糠还说要跟他过招呢!

 责任编辑-审核/ 

   m.WUyyXS.coM
上章 艳福不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