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艳福不浅 下章
238、又入洞房
 靠!是秦梦的声音,我兴奋而激动地叫道“秦阿姨,是我,我是诗侠,你在哪里?”

 “我在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诗侠,阿姨就是想你想得厉害,本来想把咱的孩子生下来后再打电话给你,但阿姨实在太想你了”说着,秦梦在那边哽咽了起来。

 听着秦梦深情地诉说着衷肠,我心如刀割,我完全能够理解秦梦此时此刻的心情,一个孤独的女人身在一个无人认识的陌生之地等着生私生子,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关心,没有人呵护,甚至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多么悲凉啊!

 看我脸上出了伤心的表情,若梦在车里赶紧问道。“诗侠,是谁啊?你怎么那么伤心啊?”

 我赶紧强心中的伤感,说道“若梦,没事”

 秦梦可能听到了我和若梦说话,她轻声地说道“诗侠,阿姨现在好多了,没事了,你别记挂,听到了你的声音,阿姨心情好多了,那阿姨不打扰你们了,再见”还不等我说话,秦梦将电话挂了。

 若梦钻出了宝马,有些疑惑地看着我,问道“诗侠,你刚才的表情好悲伤的样子,是谁的电话?你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

 “若梦,别多想,是秦梦阿姨的电话,她不是自己出走了吗?我只是觉得她可怜的,一个人在外面,没有人照顾,但她又不肯回来,毕竟咱关氏危机关头是她出手相助才顺利地度过了难关的”

 “哦,她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啊?你帮帮她呗!”若梦善良地说道。

 靠!她当然她有困难,她想我了,想让我去,但我能去吗?能帮吗?她甚至都无法启口,我心里想。

 “我也不知道,她自己也不说,我们上去吧!”说着,我牵着若梦的手,向湘菜馆里面走去。

 门口一个标致的小姑娘了上来,出了职业微笑,说道“二位请,你们的朋友在玫瑰间”

 随着这位小姐,我们来到了玫瑰间,四个美女笑呵呵地等着我们呢!桌上菜都上的差不多了,看样子就在等我们俩。

 小妮子笑道“若梦姐,诗侠是不是答应了你什么条件啊?怎么他都没有把你抱进来,太吃亏了”

 若梦笑道“抱进来,把他累着了,你不心疼啊?他可是最心疼你的,何况人家晚上还要入房呢!能累着新郎官吗?”靠!这若梦的话依然是麻辣味十足。

 梓梦笑道“别老拿咱宝贝这点事说事,他是男人嘛!男人总归是喜欢美女的,不喜欢美女就不正常了,那我们也不会成为他的女人,以后都不要再提这种事情了,先吃饭吧!宝贝,今晚是你和婷婷的新婚之夜,姐允许你喝点酒,但也只能你和婷婷喝,我们都有了身孕,是不可以喝的”

 “嗯,好的,婷婷,你会喝酒吗?”说着,我漫无表情地拉着若梦坐到了婷婷的旁边,就变成了我坐在了婷婷和若梦的中间,梓梦也靠着婷婷。

 梓梦看出了我有些心不在焉,她笑问道“怎么啦?宝贝,马上要和这位绝苏杭美女入房了,还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勉强笑了笑“哦,没事”

 若梦说“姐,刚才他接了秦阿姨一个电话,表情就一直这样的,我看他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梓梦一听,讶异无比,惊道“宝贝,是吗?那秦阿姨在哪里?你没有叫她回来吗?”

 我伤感地说道“她不说,就挂掉了”

 这时候,虞梦说话了“宝贝,怎么回事啊?怎么她都不跟我们俩教主打电话,而给你打电话,到底怎么回事啊?”

 虞梦的质问让我哑口无言,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梓梦一看这架势,忙笑道“能怎么回事啊?秦阿姨看咱宝贝乖巧善良,有一身好功夫,想让咱宝贝做她的义子呗!她对咱宝贝很亲的,这你也吃醋?”

 虞梦笑道“我吃什么醋,就是觉得有些奇怪啊!说出来了不就好了,那秦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知道吗?”

 梓梦摇了摇头,说道“她自有自己的道理,她这样的身份的人肯定有分寸的,我们吃饭吧!大家都饿了”

 然后,梓梦叫服务员给她们每个人都盛上了一碗米饭,给我和苏婷每人倒了一杯葡萄酒,在小妮子的坚持下,我和婷婷喝起了杯酒。

 我深情地对苏婷说道“婷婷,以这样一种方式把你给娶了,还不能给你名分,我觉得特别对不起苏总,也对不起你,其实我给不了你什么,能给的只有我这颗疼你的心,今后,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疼你,爱你,宠你,来,婷婷,我敬你”说着,我仰首将一杯酒喝光了。

 就见苏婷一边擦拭着感动的泪水,一边笑着说“诗侠,你没有对不起我爸,也没有对不起我,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不在乎你任何东西,钱我们家有的是,我从小对钱就没有概念,关于名分,我更不在乎,一张纸而已,我只在乎你这个人,这颗心,我爱你,诗侠,疯了一样的想和你在一起,几位姐姐,谢谢你们接纳了我,让我能跟在他的身边,更谢谢你们还为我准备了房,我觉得今天是我这辈子最开心最快乐的一天,我喝了这杯酒是对几位姐姐的敬意”说着,这丫头也将手中的酒喝光了。

 几位美女吃完饭后,羡慕地瞧着我们这对金童玉女推杯换盏,我们俩喝掉一瓶葡萄酒后,我还要喝,结果被梓梦给拦住了,说“宝贝,听话,你一喝酒姐就心疼,回去吧!回去好好疼我们婷婷妹妹”

 若梦将人的香凑到我的耳边,柔声说道“诗侠,别喝了,你看你的小子多漂亮啊!我都爱上她了,她一来,把我们这群大肚子女人都比下去了,走吧!”

 虞梦走过来,敲了敲若梦的头“说什么国家机密呢?”

 若梦扭头嘟起嘴“哼!姐,不告诉你”

 梓梦笑道“别闹了,虞梦去结账,宝贝,婷婷,吃点主食,我们走吧!”

 我和苏婷每人吃了一小碗米饭,在梓梦温柔地迫下,我们撤出了湘菜馆。

 回到温馨的秀庭别墅,兔车,众美女纷纷往家里的走去,小新娘子苏婷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到了客厅,梓梦说话了“虞梦,小云,若梦,你们到二楼我的房间里看看,再布置一下,我和咱宝贝新郎官和小新娘子有话要说”

 三个美女朝我笑了笑,上去了,梓梦将苏婷拉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我也坐到了梓梦的身边,搂着她的,并抚摸着她隆起的。

 梓梦笑了笑,没有阻止我的爱抚,她对苏婷说道“婷婷,现在你也知道了,诗侠真的有很多的女人,姐要告诉你的是,诗侠不是一般的普通男人,通过两次救你,你也该看得出,诗侠有很高强的武功,但这只是其一,他在男人那方面的能力无人可及,所以能成为他的女人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今晚你就会领略到的,今晚将是你这辈子最难忘的一个夜晚,但也是因为如此,姐要提醒你,如果诗侠在后,多有几个女人,你也不要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他有超强的,如果总憋着很伤身体的,所以,我们都要理解他,不要去争风吃醋,只要他是一如既往地对你好,疼你,宠你,爱你,就可以,一个女人一辈子不就是这点要求,一个既能够足自己生理需求,有疼爱自己的老公,他这两方面都做到了,就不要对他其它方面过分要求了,能做到吗?”

 苏婷听了,刚开始有些讶异,后来通过梓梦进一步分析,脸上渐喜悦之,羞涩地点了点头,说“姐,我都听你的,我能做到”

 看着梓梦为我今后顺利搞定其她美女预先铺平道路,我既欣喜也感到愧疚,觉得梓梦对我好的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报答她了,我的嘴靠近她美丽的脸颊啵了一口,手不知不觉地伸到了她的里,探进了她道里,我的随即坚硬了起来,梓梦里面也已经了。

 苏婷丝毫没有发觉我的手已伸到了梓梦的体内了,她仍羞涩地问道“姐,诗侠的功夫是不是你教的?”

 梓梦努力地答道“嗯,除了太极,其它是姐教的”

 我的手指仍旧停在了梓梦的体内,然后伏在她的耳边说道“梓梦,晚上我要和你睡,我想你了”

 我的要求让梓梦情不自地轻了起来,嗯了一声,随即她发现了自己的失态,拍了一下我的手,嗲了我一眼说道“宝贝,别闹了,你的新娘子在呢!”

 这时候,苏婷也发现了我的手伸到了梓梦的去了,生气地说道“死诗侠,就知道做这个”

 这时候,几个美女已经把我们的新房收拾好了,下楼后,虞梦笑着说道“婷婷小妹,委屈你了,因为没有什么准备,你只能将就一下了,关键是诗侠这样跟我们在一起是非法的,所以,我们也不可能大张旗鼓地给你们办,这里只有若梦一个人才是诗侠法律上的子,希望你不要计较”

 “虞梦姐,我怎么会呢!谢谢你们几个姐姐”苏婷笑道。

 梓梦说“那好了,我们几个去休息了,也不闹你们的新房了,宝贝,宵一刻值千金,去吧!好好疼我们婷婷妹妹”

 我拉了拉梓梦的衣角,小声地说道“梓梦,我要你跟我们一起睡,求你了”

 “啊!不行,今天不行,人家婷婷妹妹会笑话姐的,乖,宝贝,去吧!别让婷婷等久了”梓梦使劲地把我往上面推。

 苏婷一看,很狐疑地看着我们俩,说道“诗侠,梓梦姐,怎么拉?”

 梓梦赶紧笑着说“没事,去吧!”

 这时,快言快语的小妮子又说话了“婷婷妹妹,你的新郎官肯定又想让梓梦和你们一起入房,上次若梦结婚的时候,她们就是这样三个人一起睡的,咱这个活宝只要梓梦姐在家,肯定要和梓梦姐睡的,这个机会谁都抢不走,要不然他就睡不着的,他对梓梦姐有依恋的,你也别太在意,他没有其它的意思”

 “啊?这样啊?”显然,苏婷非常的难以理解,毕竟这是夫两人间最私密的事,怎么能有第三人在场啊?

 我红着脸看了看苏婷,眼里有了哀求的味道,希望她能同意我的这个荒唐的请求。

 梓梦还是说话了“宝贝,别闹了,别把咱新娘子吓到了,去吧!姐明天陪你睡,好吗?”

 我站着那里一动不动,瞅着苏婷,眼里写尽了哀求,终于,苏婷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梓梦姐,你还是和我们一起睡吧!要不然,他不高兴,也没有意思,我不在意的,本来我们都是她的女人,也没有什么,我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看到苏婷点头同意了,我的脸上马上出开心的笑容,我拉着苏婷的手,亲了一口,说道“婷婷,谢谢你!”

 但梓梦依旧不愿意,她肯定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人家苏婷,其实我也是这样的感觉,但我就是特别想和梓梦在一起,就算苏婷确实是绝佳人,甚至超过了梓梦她们姐妹任何一个,但我对梓梦的感情是谁也无法替代的,如果在和苏婷的过程里面,想到梓梦在隔壁忍受的煎熬,我的心就疼,因为我们俩在这方面已到了完全的融合了,我越强烈,她越难受,只是其她人理解不了,也不知道而已。

 “宝贝,我还是不去了吧!你和婷婷好好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梓梦笑道,但言语里已有了松动。

 我二话不说,将梓梦拦抱了起来,直接上了二楼我和婷婷的新房。

 苏婷在后面一直讶异无比的瞅着我,虞梦她们则在下面笑的要死,上楼后,我瞅了瞅跟着后面的苏婷,说了声“婷婷,对不起,我很爱很爱很爱梓梦,我一定要和她睡在一起,才会感到踏实,跟着我真的委屈你了”

 我充满煽情的话,让怀中的梓梦感动的热泪盈眶,幸福地搂着我的脖子,漾,靠!这哪里是我和苏婷的房之夜,分明是我和梓梦重浴爱河。

 苏婷有些失落地瞅着我们俩,进了这个临时新房,其实所谓的布置也不过是铺上了新被等上用品。

 我将梓梦轻轻地放到了上,然后,将门关上了,梓梦有些羞涩地将苏婷拉到了身边,充满歉意地说道“婷婷妹妹,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别怪他,好吗?一会儿你们好好相爱,姐到卫生间里洗澡去了”说着,梓梦走下了,向卫生间走去。

 我目送梓梦进了卫生间,然后,来到苏婷身旁,她生气地将头扭了过去,不理我了,我完全理解她的心情,毕竟,在常人看来,苏婷本来就是国天香的极品女孩,而在这个家里,她无疑是输给了梓梦这个已身怀六甲的孕妇,她心里能好受吗?

 “婷婷,真的很对不起,我对梓梦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但我对你也是真心的,来,小生给娘子宽衣了”说着,我开始给苏婷衣服了。

 她仍旧不说话,也不让我她的衣服,小样!还倔强!

 这时候,我想起了米糠曾经跟我讲的,对女孩,只要把她衣服了,进了她的体内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要不然,你越说她越来劲,很难弄的。

 于是,我一只手将她的两只手抓住了,然后,用另一只手将她的子给扒了下来,迅速地将她了个光,毕竟我是个武功高强的练武之人,要对她这个弱女子干点啥还不容易?

 然后,我又将她的上衣开了,用嘴将她的罩咬开了,然后,含住了她的一只小白兔,允了起来。

 才了两次,苏婷就彻底放弃了无谓的抵抗,呻了起来,我用手探进了她的,一感觉,靠!了,然后,我将自己早已硬的宝贝掏了出来,对准了她的柔软处,一刺了进去,动作有些鲁,苏婷尖叫了一声“啊!痛,”

 我赶紧不动了,但已经放开了她的双手,这时,我看到苏婷眼里溢满了泪水,抬起粉的小手,使劲地拍着我的背,砰砰直响,嘴里泣着“死诗侠,这么使劲,痛死了,坏蛋” 

   M.wuYYxs.COm
上章 艳福不浅 下章